十九章已经更新了 (1/3)

微风拂面,带着些许凉爽,驱赶了些许炎热。

王萧何的神色渐渐变得认真起来,盯着沈浪打量了一会儿,说道:“练气四层,如此狂妄,你,找死么?”

沈浪笑了,道:“你,能杀我?”

不屑的笑,轻蔑的语气,完全没把王萧何放心上。

从陈青云死了之后,沈浪其实想过了许多问题,有些时候一味地退让是不行的。

身为无极派掌门,在外代表的是无极派的形象,即使只是这碧霞山最弱小的练气门派,掌门的气度和风骨,该有的,必须得有,不能堕了无极派的名声。

起码,不能随便出来一个人,自己就战战兢兢唯唯诺诺。

脊梁这东西,一旦被人打断,就一辈子站不起来了。

修真世界,说到底,终究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落羽王国的律法,唬不住剑走偏锋的修真者,吓不住心存歹意的恶人。

有些时候,不是你不想惹事,就没有事情来找你。

就如现在这样,王萧何能把陈青云的死和自己联系到一起,并过来问责,便证明他是有把握认为自己杀了陈青云的。

解释和逃避,甚至当个软脚虾,都是没用的。

“能不能杀你,我手中剑,自有答案。”

王萧何没那么多废话,声音一落,那斜挂在背后的长剑‘铮’的一声出窍,剑尖遥指沈浪头颅,以迅雷之势杀过来。

飞剑划破长空,只能见到一抹残影,以沈浪的修为,根本无法捕捉飞剑运行的轨迹。

所以,他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脚步,只是本能的抬起右手,搁置于自己的头顶。

叮咚!

飞剑和他的右臂相碰,发出一声轻响。

能取人头于十丈之外的飞剑,贴着沈浪的右臂,再前进不了分毫。

“我说了,你,杀不了我。”

沈浪的声音格外的平静,说罢,更是反手朝着飞剑的剑刃抓去。

削铁如泥的刃口,没能割破他的手掌,抓住飞剑的那一刻,他反手朝着王萧何的脚下投掷了过去。

嗤!

长剑斜插到王萧何脚下,入地三分,摇摆不定,发出‘铮铮’声响。

王萧何神色瞬间凝重起来。

晃动的飞剑,淡定的沈浪,让他心中没底。

“山脚的村民说有仙人骑鹤降临无极派问罪,当夜陈青云的人头便被送到了飞鹤门山门牌匾之下。”

王萧何死死盯着沈浪,继续说道:“翌日飞鹤门对外宣称是我神龙门杀了飞鹤门第三十六位筑基长老。”

“我神龙门虽不惧飞鹤门,但这样平白无故的被人栽赃嫁祸替人背锅,也是不行的。”

说到这里,他脸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原本我没怀疑你无极派,没想到你这在碧霞山最没存在感的练气门派,竟然真的是杀害陈青云的罪魁祸首。”

沈浪淡漠看了他一眼,道:“说了这么多,你是准备提我人头去给飞鹤门一个解释?”

“哈哈,向飞鹤门解释?飞鹤门算什么东西,我神龙门需要向他们解释?”

王萧何神色一冷,声音低沉道:“倒是你这无极派掌门,着实出乎我的预料,以我筑基一层的修为,驾驭飞剑竟是伤不了你,你隐藏得够深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