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辉夜 (1/3)

离恨决 贾汪菜煎饼 703万 2021-05-14

在青州城呆了两天,银两却花了个七七八八。吃的,玩的,夏雨天逛了个遍,顺带着又给自己换了个行头,置办了身新衣赏。不得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穿起绫罗绸缎,夏雨天感觉自己英俊了许多。心想穿着这身回望仙岛,只怕师父认不出来了吧。只是当他摸了摸有些瘪的钱袋,暗想早知道钱这么重要便问三师叔多要些了。

这日已是八月二十八,夏雨天决定动身前往***,不能耽误了师命。

***在城南四十余里,这点路程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要走上几个时辰,但对于修仙者来说却不算什么,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夏雨天便到了抚之山脚。

山脚下,一座一丈高的石碑垂直而立,上书“***”三个大字!石碑旁,一条蜿蜒曲折的石梯自下而上,直达天际。抬头望去,山腰云雾缭绕,看不彻底。两侧八百余里山脉连绵不绝,如一条青翠的巨龙盘卧在大地上。

夏雨天从上官飞那儿得知,整座抚之山笼罩着一层禁制,外人不可御剑而入,更是硬闯不得。除非是门内弟子,修得《道玄经》,方可来去自如。上官飞说,那不过是哄小孩的玩意儿,无外乎是给世人增添了一些神秘感,再就是树立些威望。道行高深者可轻易而破之,可修行越高,越是看重脸面,谁会闲的没事干自找不痛快去打***的脸?不过我就喜欢硬闯,不服来打我?夏雨天想起来了三师叔曾经说过的话,至今历历在目。

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迈起脚步,踏上石阶,夏雨天迫切的想要上去瞧一瞧这传说中的***到底是何模样。抚之山的石梯走起来比望月峰的石梯轻松多了,夏雨天这样觉得。山林间鸟语花香,一路走过倒也心旷神怡。很快,他便穿过云海。前面不远处是一巨大的汉白玉牌坊,一间二柱。上面雕龙画凤,气势磅礴。临近了一瞧,但见右边石柱上写着八个金字:艳阳高悬福满人间,左边又有:照人肝胆为民请愿,正中三个大字:***!圆熟洒脱,气势奔放,好字!

牌楼前站着两位青年,各自背后均有一柄剑。一身白衣,英姿挺拔,如天神般镇守着身后的神圣之地。再一瞧,坐在那牌坊前石阶上的是谁!她灿如春华,皎若秋月。双手托腮,望向远方。风吹乱了她的刘海,亦不为之所动。一脸的愁容不知有何伤心之事,是在思念情郎吗?

“辉夜!”曾经多少个夜晚,朝思暮想的人啊,夏雨天瞧见了她,兴奋的大叫着。的确是辉夜!八年未见,依旧是那么光彩照人,只不过她的脸上始终有着一缕忧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