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夏 (1/1)

虹彩之梦 雪焱 788万 2021-05-14

清风细雨,杏雨梨云,春日的离去将滋生的万物淅淅沥沥的打湿,悄然间,滴滴刺人心尖,却依旧不变的是金乌烈焰般的双翼。

嫦娥也眯起了眼睛躲避着烈芒的灼烧,斜暮晨昏成为了日日夜夜的期盼,就连那知了也疲惫不堪,无力的趴在树干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翘首盼着更荫翳的枝叶,满目调笑般傲视着,却惹怒那一干“人众”。瞧!青蛙不正蹬在池塘边气鼓鼓的瞪着摇曳着含苞待放的荷花,“呱呱”的述说着心中的不忿。不是么?螳螂的利爪仿佛已触摸到一顿豪华的午餐。“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云雀高傲的啼叫着夏的非同凡响,遥相呼应的金龟子与天牛,攀附着高枝不下。看!水面上轻灵的蜻蜓更蜷曲身体掀起了圈圈清凉的浪花,沉睡中苏醒的雏莺也叽叽喳喳的讨论着飞向蓝天的梦,飘飞在静夜的萤火虫更旋转翻弄光辉照亮了一方沉寂的净土……怎不昭显着“晴日暖风生麦气,绿茵幽草胜花时”,曾点亮了一个充满别样情调的季节?

夏的情调,确有夏的滋味,细细品一品,欢声笑语充斥了万紫千红的季节,胜似那喜气洋洋的童年,无忧无虑的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梦中,然而时光荏苒间,人总归是要长大的,花海春潮也必将划上句号,带来的那个寻梦的季节——夏,或许确闻不到花儿芬香的气息,或许确看不到笋儿灵芽的青葱,更或许确感受不到絮儿纷飞的飘落,但夏就是夏,全新的夏,不一样的夏,谁说夏天不如春天,“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这样一个可人的夏天,仿若纷至沓来般,滋养净化着点点滴滴,这部正如那青葱岁月,追逐着五彩斑斓的梦,承前启后般将未来与过往链接。夏,或许不如春的姹紫嫣红,或许不如秋的金黄遍野,或许不如冬的银装素裹,但夏就是夏,郁郁葱葱间洋溢着的美妙,又岂是“伤春悲秋”的失败者所能领悟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将“佳木秀而繁荫”的夏装点,洒脱却不失芳香的气息同万物共舞,那立在才露尖角的荷苞上的蜻蜓,不正活生生演绎了夏的超凡脱俗。

是谁说“夏虫也为我沉默”?是否,我也曾为夏虫而沉默呢?

过了小满、芒种,天气便愈发难以忍受,疲弊于精简衣裳的时候,那一声平地惊雷劈碎了还沉寂在了无痕迹的春梦中的人们,这才恍然惊觉,夏天已经来了。其实夏天早已经来了,那已繁密的枝叶绿油油的反着光,遮蔽的街道,不再车水马龙,取而代之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仅仅是对过往的一丝回忆,那“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又怎堪品尝?骄阳似火与阴雨绵绵的交融更是将夏的夜,夏的情推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不是么?攀在窗棂下,含一根冰棍,瞭望嬉耍打闹着的孩童,逗弄爬墙虎纤细的小抓,抑或是敲打树枝上的蝉吧。远胜于乐趣的情愫蔓延在每一个人的心灵最深处,点亮的是夏天独树一帜的气息,不曾喧嚣的繁华,从不止绽放于清风夜梦之中,风声雨声,刮不走的是燥热的天气,一度适应了缓慢生活节奏的人们也变得躁动起来,仿佛都在躲避些什么。长期所保持着的静谧的涵养也因着燥热所烟消云散,西装革履本身就成了一种笑话。然而,这雷雨交加的却不曾又是下的一种独特?泼洒着希望的雨神,将火扑灭,给予了清爽的滋润,即使这样的清爽短暂非常,亦让蜗居在空调下的懒人们找到了活动的理由。清新而雅韵的夏,胜似晨露的晶莹闪着五彩的光,没有半分姿彩的墨绿也被渲染了一层动人的朦胧,然而,夏,却远远没有结束。

灯红柳绿,烟花柳巷,“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桂绿云鬟”,芒种前后,夏的气息更是烘托在浓厚的节日气息之下,端午,曾几何时踏上休假历程的节日,零零星星拼凑出属于夏的意想,吃粽子抑或是赛龙舟,女儿节的风采依旧,“盐梅已佐鼎,曲糵且传觞”飘扬起淡淡的歌声,如泣如诉,又是否能“竞渡岸傍人挂锦,采芳城上女遗簪”?

和风暴雨,暮鼓晨钟,夏的洒脱,夏的傲骨,“纳清风台榭开怀,傍流水亭轩赏心”般“槐柳成阴雨洗尘,樱桃乳酪并尝新”的夏,又怎是我等凡俗之人所能去妄加评说的呢?

201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