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再见王皇 (1/3)

墟里行 迟清让 1758万 2021-05-15

夜幕已经降临,月亮悄悄爬上了枝头,向人间撒着温柔的光芒。

段子玉转入一条小巷,踏着月光来到处院落前,在门上敲了三下。

片刻后,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睡眼惺松的汉子,这人穿着护院式的衣服。

“哦?不知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在下有急事,要见你们家小姐。”

汉子沉吟片刻,道:“敢问我们家小姐姓甚名谁?”

当提到自家小姐时,双目特别注意着三爷,想看看他的脸上究竟有什么反应。

“你们家小姐姓王名皇。”段子玉如是说道。

这汉子脸上表情顿变,笑吟吟地说道:“现在正值非常时期,还往多加见谅。”说着话,将段子玉引进院内。

两个人过庭院,入长廊,向西边厢房走去。

推开房门,这房间还挺宽敞,清一色红木家具,花瓶旁架子上放着的三本书使整体看起来颇有几分高雅气氛。

汉子躬身说道:“段公子稍坐片刻,我去通报家主人。”

三爷听完摆手道:“嗯,好的。”

段子玉随手拿起第一本书,未来及翻看,只见第二本书上写着“棍经”二字。

要知道他爱棍如命,对棍法更是痴魔如狂,整个人如坠云端,双手情不自禁的伸去。

翻开书籍,上面尽是些奇奥的招式,便用自己的所知去破解,岂料怎么想都不行。

片刻功夫,只见他全身衣服已经湿透,脸上热汗直流,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急得通红。

王皇推门进来,见这般模样,尖叫一声:“哎哟,我的天呐!”

她聪慧过人,所以在刹那间已有应对之策,急走两步,凝内力于掌中,聚而不散,她将若有寒气密布的手,迅疾无比地贴在段子玉的背上。

身处烈狱中的段子玉,宛如被一桶冰水从头顶淋下,胸口那股难解郁闷之气顿时得到释放。

王皇收功还掌,微笑道:“真是吓死我了。”

段子玉心有余悸,点头道:“在下万万没有想到,本书会有这样的魔力,险些令我命丧黄泉。”

王皇道:“这你就错了,因为你看本书的出发点就不对,定要是学习的态度,而不是处在对抗者的姿态。”

段子玉听得呆若木鸡,只因这等解释还是他第一次听说,以往那些个书籍都是自己先破解再融会贯通,从而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

王皇知道他思想走进了胡同里,赶忙解释道:“以往你看的书籍都非是高人所著,但这次不同,怎能用常理度之,所以你要站在学习的姿态,不能做对抗者。”

三爷心宽似海,对别人的话一向听得进去,坦言道:“受教了。”

看着这宛如弟弟般的少年打心里喜爱,不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还因为他身上那种光明正大和一往无前的美好品质。

王皇笑了笑,说道:“你找我来有事吧?”

段子玉揉了揉眼睛,说:“还是姐姐懂我。”

王皇一双眼睛弯了起来,嘴里骂道:“还不知道你是什么德性,若是没事会来找我。”

段子玉立刻说道:“不瞒你说,这次来找确有要事。”随即附耳细语。

王皇惊呼:“真有这事?”随即断然道:“要我怎么做?”

段子玉撇了撇嘴,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说完,他顺手把书放进怀里。

王皇仿若未见,说道:“慢着,这事虽然答应你了,但可别想着让我当主力。”

段子玉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我怎么会把你置于险地。”

王皇对此不以为然:“男人的话不可信,为保险起见,把你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交给我来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