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击迫 (1/3)

墟里行 迟清让 1270万 2021-05-15

韩飞躲避的同时关注着他的后招,三爷自是要乘胜追击,长棍如龙般直刺。

韩飞眼见此招,双剑交叉叠放在胸口,他刚架好姿势,长棍就到了。

只听“当”一声,韩飞如受重击,颤抖的双剑崩的虎口发麻。

韩飞心中很是不好受,自已练了那么久的功夫竟然比不上一位末学的后辈,那股子难已用言语表达的感觉真是份外的让人难忘而又痈苦万分。

段子玉可不管他的心中作何感想,冷哼一声,长棍裹挟千重巨浪,如山岳般涌来。

韩飞多年江湖生涯中每当面临危险都会生出警兆,这种感觉玄之又玄如果非要贯以名词的话就叫做——福至心灵。

只见他脚下用力,借助长棍带来的推力,身子如风般急退。

说来十分复杂,其实不过眨眼之间决定立下。

只见那棍力劈而下,落在瓦上,噼啪一声,碎瓦乱飞。

“哎呦,两位爷这可害苦了小店。”这下急坏了掌柜的。

从里面闪出一位矮胖的中年人,只见他长着中正的脸庞,颌下三缕胡须,身着灰色长衫,嘴角挂着商人的职业微笑。

“一切损失照价赔偿,所有费用有韩兄负责。”段子玉看着一脸急迫的掌柜出言安慰。

三爷撤棍在手,就要跳下屋顶。韩飞忽然开口道:“姓段的,你不能走,咱们还没有比完呢!”

段子玉停住脚步看着三米外的韩飞。

韩飞一动不动同样看着段子玉。

三爷心道:“好一个不识好歹的,非要给点颜色看看。”

韩飞心道:“我尚有生平绝技未展露,万不可作罢,落于下风的事一旦传入黑琥珀的耳光,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掌柜的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骆诗妍本以为该结束了,但见此情形,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心道:“他既然不愿就此结束,必有隐藏的绝艺。”

关心则乱这词用在女人身上更加明显,她这么想却不会想段子玉敢回身再次面对韩飞,必有过人之处。

韩飞大喝一声,人随剑走,身化闪电,剑若白云,盖顶照来。

三爷身形一转,双手举棍,横在头顶。韩飞短剑劈在棍上,同时双臂用力,腕部发劲,短剑贴着棍子外飞。

三爷何等机警,双手立马松开棍子,韩飞双腿如锤踢出。

三爷内劲在臂上,胸口空门大开,被踢中后身形倒飞。

在这等时侯,他心思电转,骆诗妍眼见他就要撞在树上。

可接下来的一目可把她惊呆了,三爷双腿微屈,脚蹬在树身上,接着再一伸,倒转身子飞回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