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 (1/1)

日子就这麽又过了一年,人们已经渐渐淡忘了我们家的事。前几天,爸爸妈妈说天气转凉了,大伯家的房子该修缮一下了。顺道回来看我,还请了工人。我很欢喜,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他们了。快中午了,爸爸妈妈提着大大小小的盒子袋子,很多礼物回来。后面跟着几个年轻的工匠。我飞快迎接上去,妈妈抱着我亲得我透不过起来。爸爸两手拿着我喜爱的新书包和芭比娃娃,笑嘻嘻的看着我和妈妈亲热。大婶婶接过爸爸手里的礼物,我又飞扑进爸爸的怀里。爸爸笑着说:“丫头个子又长高了,快成大丫头了。”用手指咯吱我的痒痒。大伯出来了看着我和爸爸,假意喝我:“这麽大丫头了,该害臊了。”我就不。妹妹靠在堂屋门边,笑嘻嘻的看着我胡闹,为我高兴着呢。妈妈叫过妹妹,说给她买了新衣服,新鞋子还有学习用具。妹妹很有礼貌的谢了妈妈。我把放在石磨上的礼物全部拿上,在一旁一一拆开。妈妈和大婶婶去厨房做饭;爸爸和大伯站在坝子旁,点上一根烟商量着该怎么修缮房屋;工匠们在忙着整理他们的工具。

吃午饭已经是下午了,我和妹妹都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吃完,在坝子上玩踢毽子。我们的毽子都是大伯用大公鸡脖子上的毛做的翎子,大婶婶再用碎布缝起来的,又大踢着又顺脚。大伯早上从镇上沽了酒回来,说是爸爸哥两好一回。家里的大人们,看着我们俩玩的开心,他们也欢喜得很。

阿公这时候也赶来了,看见工匠们也在,叫过大伯和爸爸,悄悄说着什么。我看到爸爸和大伯表情顿时凝重起来,爸爸向妈妈招招手,咬着耳朵也说了什么。妈妈转身看着我和妹妹,眼神怪怪的。这个阿公又说了什么让大人们那么奇怪的神情。我拉着妹妹向他们走去,妈妈拉拉爸爸阻止他继续说话。所有的大人们就像看见怪物似的看着我们,我猜去年发生的事又被重新提起来了。我有些不高兴,转身就要离开。妹妹拉着我说:“我们去屋里玩吧。”“嗯”我和妹妹还是进屋去玩,免得那些大人们奇奇怪怪的。

第二天开工前,阿公带来了一个风水师,说是他嫡传的弟子,本事还在他之上。阿公亲自到外乡去喊回来,给我們家看看那些地方不能动。哎,可悲而愚昧的人们。大婶婶拉着我和妹妹到坝子边上站着,把我们隔在最外面。我们很好奇,透过人之间的缝隙想看那个所谓的风水师在做什么。只见,那个人嘴里叽里咕噜的念叨,一会又用手比划,神情怪吓人的。不看了,我和妹妹继续玩。可是,妹妹不陪我玩了,一个人发呆。大婶婶问她哪里不舒服,妹妹说想去睡会。大婶婶领着妹妹从人群旁边进屋去睡觉了。我一个人在地上捡小石子扔着玩。

风水师装神弄鬼的胡闹了一阵后,坐在凳子上喝茶,工匠们开始施工了。阿公,大伯爸爸坐在一起。阿公说,以前这里是大财主官家的宅子,宽敞得很,连后山都修了气派的别墅。据说是官家祖上为了挣得钱财,枉杀了不少人,欠下了累世的孽报。官大老爷娶了长房太太张氏,生了一个女儿,聪明乖巧。可惜,一岁多的时候掉进自家花湖里淹死了。长房太太思女成疾,不久就过世了。又娶了2房刘氏,过了一年也生了一个女儿。这孩子一生下来就备受宠爱。2岁上就会背几百首唐诗了。后来,官大老爷扶正了2房刘氏成为长房。再娶了3房辛陆氏,岁末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这下可好,官家终于有后了,那个满月酒的排场可是做足了百日的。没成想,等那个男孩长到5岁了,却掉进后山别墅旁的捕兽陷阱里摔死了。后来,3太太也生病一命呜呼了。家里就只剩一个独女子。官家老爷成天唉声叹气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就在那个女孩8岁时,有个落魄秀才流落到了官家,也带着一个6、7岁的女孩。穷秀才的老婆生完孩子没吃的被饿死了。于是,官家老爷看着可怜,命人请了穷秀才好吃好住的,顺道当教书先生教小姐学四书五经。于是,这两家的孩子就一天天的是厮混,慢慢长大了。

官家有钱,家里藏书又多,什么好的不好的都有。两个老爷成天没事就喝茶,谈天。两个孩子也是好玩,什么《红楼梦》、《西厢记》......该看的不该看的,都拿来看。先发现的时候,罚了不许再看,后来就躲这老爷们偷偷看。久而久之,这府里有没有多少年轻英俊的后生,下人们都是些粗痞不堪的腌臜货。小姐们自然是看不上。后来,官家老爷养了一个戏班在府里。戏班子里有几个唱小生的,年轻貌美,很是吸引女孩子的。那时候的戏子,本就是供有钱人家戏耍和虐待的。听说那个班主就是二夫人的老相好,很多年前分开,以为死了,结果又找来,偷偷地在官府里私会。那个小姐宝儿也不是官老爷的种,是那个夫人和相好的私生子。最后,两个人的私情被揭发出来,活深深的埋在后花园里。那个小姐宝儿因为喜欢上一个小生,和教书先生的女儿,也就是她的贴身丫鬟也是斗得死去活来。不曾想,那个丫鬟竟然和戏子私奔了。小姐失去了两个最亲近的人,成天疯疯癫癫的往后山跑,说什么自己是神仙和丫鬟是姐妹什么的。反正,也没有人听疯子说的话。从那以后,官家就没落了。最后,被土匪霸占了府邸,渐渐荒废了。你们善家祖上为了躲避追兵,躲进这林子里。说是这里风水好,开始修了房舍开始在这里居住。可是也是亏长房,见没有?老大没有后人?

阿公说完,大伯就哦了一声,说:”明白了,怪不得你老一看见善良那丫头的红色手镯,就知道有事要发生了。”“可是,这个又怎会在这孩子手上抹不下来了呢?”我爸爸问大伯。大伯讲起了去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阿公的徒弟把我叫到他面前,看看我的脸,又说要看看我的手。又来,我怕又是瞎子那样的鸡爪子。应该不会吧,这个毕竟要年轻些,穿的还算干净。伸出左手他翻来翻去看了看,又叫我伸出右手翻来翻去看。我看他的眉头都要凑在一起了。他叫阿公师傅,你看到没有?阿公叹气说就是看到了才喊瞎子来弄,结果他是道行不够哟,差点把自己给毁了。“老二,你丫头命硬得很,四阴纯阳命,可要小心了。就是不知道老大家的丫头是什么生辰八字。”阿公对我爸爸说起我的命格。大伯说:“我记得当时捡回我家丫头的时候有一张包布,不知道有没有写什么,老婆子你去找出来看看。”大婶婶踩着碎步进了里屋。“哎哟”,一声从屋里传出来,是大婶婶的叫声。大伯和爸爸急忙跑进屋里去看怎么了。门开着,睡在床上的妹妹手腕上的手镯透着血似的红光,映红了屋子。我和妈妈还有那个年轻的风水师也凑近屋来,被眼前的一幕吓到目瞪口呆。阿公在后面喊:“不要去动她,快快退出来,她这会是邪气正旺的时候”。我开始哭了,要去拉妹妹起来,妈妈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叫唤。

几个人就这麽眼见妹妹被邪灵束缚,无能为力。这时候,妹妹坐起身来,睁开眼睛,眼里全是红血丝,就像个恶鬼一般吓人,我完全不认识妹妹了。妹妹叫我:“姐姐,来我这里,我不会害你的,我们回观音大士的莲池去吧。”我不敢哭了,吓得缩在妈妈的身后。大伯喊道:“你这个女鬼,胡言乱语说些什么,你不要吓到我的孩子,你放过她吧”可是,不等阿公靠近,那片红光将阿公整个震到屋外去了。我的天,我就像再看科幻片一样的,目瞪口呆了。大伯也上前去抓妹妹的手镯,想要拿下来,赶走缠在妹妹身上的鬼魂。未曾想,妹妹的满脸扭曲,嘶吼着“放开我,你们这群凡人。我要和姐姐回到莲池区修炼,劫数已满该回去了。姐姐,我们回去吧。......”妹妹的口中一直重复这几句话。大伯的脸顿时红得发紫,强大的力量将他推出房外,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