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孽缘 (1/1)

官老爷晃晃悠悠,回到自己豪华府邸。门口左右两边各摆放着一座石狮子,睁着铜铃一般的大的眼睛,张着血口,威风凛凛。大门内外设着墙壁狀的影壁,现在也叫门屏。这府门的门饰富丽堂皇,异常精美。门环,乳钉,暗锁,铁皮包门花印和门雕门刻花印,代表着康乐,太平,富贵,长寿,幸福和祥瑞的观念。左右两扇金漆色的大门个贴着两大门神神荼郁垒。门旁的桃木板上,也分别写着神荼郁垒的名字。镀金的门扁上,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雕刻着’官宅’两个大字,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书法。四个门簪雕刻着春兰夏荷秋菊冬梅的图案。门环是“葵花门环”,也叫“向日葵门环”。其意思就是说取其茂盛多子的意思,象征着多子多福,儿孙满堂,财源旺盛。门环的辅首为铜制的虎头,露齿衔环,威严气势。四十九个门钉金光闪闪,好气派的建筑!

“老爷,您老可回来了,夫人就快要临盆了。”一个声音在他面前喊着,他一低头。

“老爷,您这是怎么?我在这边”。寻着声音望去,管家福伯弓着背,给我鞠躬,满脸的谄媚。

“稳婆呢,进去怎么说?夫人这可是头胎,可得小心着点,临出门的时候不是千叮万嘱得嘛。”老爷训斥下人。

“老爷,您放心吧,早早地就请稳婆来了,正烧水呢。”福伯点头哈腰,头点的像鸡啄食。

“好好,夫人要是生个男丁,个个有赏。还把那个贼老道的道观给我拆了了。”老爷兴奋异常,早已把刚才紫云观的卦解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紫云观建在官家大宅后山的深处,官家老爷没事的时候,时常乘一顶小轿去找道观的玄清老道喝茶,打坐。道观里还有2个小道童,都是7、8岁光景,也不知道老道从哪里拐来的,生的倒还是清秀。官家老爷每次去观里,都要给两个道童带些蜜饯果子,或是搞点什么的。一来二去,就比较熟识来了。这一天,官老爷说是娶了一房夫人,肚子至今未曾有过动静。老道士要来老爷和夫人的生辰八字,合一合一推算,结果是不仅没有夫妻缘分还没有子女缘。当时就打赌,说要是夫人没怀孕,官老爷就给道观全部重新修缮,镀三清金身;若是怀孕了,老爷就把道观给拆了来修别院,还把两个道童给还俗了。就这样这个赌注成了真。

官家本有3房子女,人丁单薄。长子官凉,字逸致,世袭了祖辈的王侯之位。后又遭贬,举家南迁,病死于途中,子女失散。长女官颜,闺字展眉,15岁上嫁与兄长同朝为官的官宦人家。人老实本分不受夫家人喜爱,郁郁寡欢,隐疾而终,没有子嗣。这个官老爷就是官家幺房儿子,官露,字少怀。自小这官少怀就是个闲人,平日里也没什么大出息,不是遛鸟就是喝茶,要不就是听戏玩戏子。官老爷父亲在的时候就及其宠爱他,用钱捐了一个同知师爷。父母兄姐去世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让官少怀封了祖荫,当了一个候补员外郎。所以,官家就只剩这房独子了。

官少怀娶了当地望族张氏之女为妻,这会子眼看就要临盆了。官老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房廊下走来走去。屋里的张氏咿咿呀呀的叫唤,就是生不下来。稳婆进进出出的命人打水来。官老爷凑过去问,只叫等着。这时候,外面门房小厮来报,紫云观的老道带着道童跑了。官老爷气不打一处来,命人放火烧了道观,毁了三清道场,还放话说此事不许再提,否则撵出门去。

过了2个时辰,一个女孩终于呱呱落地了。官老爷虽有些遗憾,但还是很高兴,随即给小姐取名官灵儿。张氏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又拼命生了灵儿小姐。此后天天吃药,卧病在床。小姐就交由奶娘柳氏奶着。孩子倒是蛮漂亮,很是讨老爷和夫人喜爱。老爷四处搜寻好玩好吃的给小姐玩,给小姐吃。大致一岁半的一个午后,天气太热。奶娘看着孩子午睡后,去厨房给孩子端燕窝。未料想这孩子贪玩,竟偷偷地避过丫鬟小厮,跑到后山的花湖去玩水。等发现孩子不见了,到处找结果在湖边发现孩子的一只鞋。老爷花了3天的时间放干了湖水,才在湖中假山石头缝里发现了孩子的尸体。这下可要了官老爷的命了,夫人当场吐血病情加重,几个月时间就随女儿去了。官老爷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过了半年光景,李媒婆来说媒。说是刘家女子,条儿好,盘儿正,又有福相。就是家里穷了点,孩子多了早些嫁出去愿意做官老爷的续弦。过了两天,李媒婆带人来,相了一面。觉得有眼缘,随即定下亲事,10日后完婚。半年后,整理紫云观的地皮,修起了一座别院给官刘氏居住。又过了一年,官刘氏又给老爷添了一个女儿。官老爷更是疼爱,取名宝儿。也把官刘氏扶正做了大房太太。第三年,第四年官刘氏的肚子不见动静,官老爷只好又娶了3房姨太太辛陆氏。

这辛陆氏娘家是关外流落来的人氏,没钱只有将女儿送来当小的,这样也可以贴补贴补家用。辛陆氏也争气,岁末就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这下可把官家老爷乐呵得,见人就发红鸡蛋,银钱。一家人相处还算是融洽,官家小公子取名金飞,字庆生。官老爷送了老妈子,奶娘,丫鬟,小厮一堆人伺候这小公子。成天逗留再别院里,很少再回刘氏这边正堂。

夫人刘氏倒也不生气,就是那个小姐宝儿不依了。成天念叨着老爷怎么没去看她了,是不是不喜欢宝儿了。大家各自在府中相安无事了几年。小公子5岁的生辰到了,官老爷请了戏班子给儿子祝贺,也请了大夫人和宝儿前去看戏。本来,宝儿和小公子玩的好好的,因为一个官老爷的赏赐,宝儿记恨弟弟在心里。偷偷带着小公子到后山林子里去玩,结果小公子不小心掉进捕兽的陷阱里。宝儿人太小,看到弟弟掉进陷阱也吓到了。跑回家也不敢对老爷说。害怕老爷更不喜欢她。老爷还以为是谁拐了儿子讹诈钱财,派人四处贴告示,只要将孩子送回,就给赏钱,不追究责任。等府里家丁找到小公子,孩子已经在陷阱里冻死了。谁都不知道小公子是怎么去的那片林子里,大家都认为是哪个拐子拐了孩子,偷藏起来。准备讹诈官老爷,结果途中发生了什么,把孩子扔陷阱里跑了。其实,真相只有宝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