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云生 (1/1)

柳月穿过廊间的花亭,看到二夫人在亭子里喝茶,旁边的丫鬟轻轻摇着团扇。对面坐着一个弹古筝的红衣女子在为夫人弹奏什么曲子,听着让人很欢快的感觉。夫人半眯着眼睛和着旋律打着拍子。保养得极好的玉指上,戴满了各种颜色的宝石戒指。柳月想,夫人也喜欢听曲子吗?难怪老爷会白白养着这么一个戏班子。站了一会,夫人睁开眼见到柳月站在旁边,知道是宝儿派来的。问她:“你不在绣楼伺候小姐,到这来做什么?”柳月道了万福,笑着对夫人说:“夫人呀,您这是听的什么曲子呀,真好听。”“好听吗?我最喜欢妙言弹的《春江花月夜》”。夫人听到这个小丫头也说好听,心理受用的紧。柔声问柳月来干嘛来了。柳月可是个聪明绝顶的丫头,很懂得察言观色,这会儿瞧见夫人欢喜,赶紧说:“小姐说她想去戏园子里里听听戏,可是老爷不让去。”“不让去就不去,省得挨老爷的骂,让你陪着小姐在绣楼里做做女红,看看书就好了嘛”。夫人不是不想答应女儿的要求,只是老爷说了不能让小姐和戏子们有接触,省得做出什么败坏名节的事出来。老爷家可是公侯之后,不能有此等事出来。何况女儿再过两年就要找婆家的,要是传到外面去,哪有婆家敢娶呀?“夫人,您就答应小姐吧,只去一次就好,我们不告诉老爷偷偷的去。”柳月扑通一声跪在夫人脚下,拉着夫人的裙角,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你这丫头,就你鬼主意多,磨人精”。夫人尖着水葱般的指头,点点柳月丫头的额头。“夫人,柳月求您了,就一次。”柳月知道夫人心疼小姐,也知道夫人嘴里不允许,心里也不会反对的。何况,夫人自己不也是在听戏子们弹古筝。继续拉着夫人的裙角摇晃着夫人的腿。“哎呀,好好好,鬼丫头答应你。不过不许声张,悄悄的去看一会就回来。从后院过去,不要让老爷发现了,要是让老爷知道了,仔细你的皮。”夫人架不住这丫头的缠人,也是溺爱女儿有些过度,没多想就答应了她们。“多些夫人成全,我替小姐给您鞠躬了。”柳月欢喜的给夫人大大的鞠了一躬,一溜烟跑远了。夫人准备再叮嘱几句,抬眼一看,人都跑的不见影子了。“这丫头,像阵风一样,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夫人对着空气说完,自己也笑了,旁边的丫头莺儿也捂着嘴笑。弹古筝的戏子还在继续她的《春江花月夜》,夫人也再次沉浸在美丽的旋律中。

话说柳月一口气跑上小姐的绣楼,气喘嘘嘘的告诉宝儿,夫人答应了。“真的,太好了,柳月,那我们赶紧去吧。”宝儿兴奋地丢开手里的女红,拉着柳月要走。“哎,等等,我的小姐。等我喘口气了,你换件衣服再去也不迟。这会急急忙忙的还怕撞见老爷了。夫人可是说了,要是让老爷瞧见了,仔细我的皮被揭”。柳月丫头知道小姐心里着急,但是还是担心自己被惩罚,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也是必要的。“哦哦,柳月你歇会,我去找一件什么衣服穿呢?柳月,你快点帮我找找。”小姐宝儿也是兴奋得语无伦次的。柳月和宝儿相处了几年,知道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天的主子,就是喜欢找寻新鲜** 的事情来做。整个官家就这么一个小姐,是老爷和夫人捧在手心里上养大的。跟着这样的主子也是自己的福气,吃的穿的用的几乎也和小姐一样的用度。现在小姐又和她有那些暧昧的关系在里面,心儿更是贴近小姐了。这会子小姐又是找衣服又是要梳妆的,柳月也是极力配合。

收拾好了以后,她俩偷偷地绕着老爷经常出入的厅堂,从后院往戏园子赶去。还没到院门口,就从回廊的窗雕传出来的京腔,昆曲,梆子,黄梅戏,花鼓戏等混杂的咿咿呀呀的唱腔,院子里一片热闹场面。小姐和丫鬟进了院子,院子里的戏子们觉得面生,没有招呼她们。一个中年男人抱着膀子过来问她们是来找人还是干什么的?柳月倏地挡在小姐面前,吆喝那个中年男子:“我们只是来看看的,不找人。大叔,您去忙您的吧。我们就看看。”“对,就看看。”小姐宝儿躲在柳月身后,拿着绣帕小心翼翼的说。“好吧,你们看吧,可不要乱跑,免得打翻我们的东西。”中年大叔见只是两个小丫头,也不会翻出什么大浪来,索性就准了。“好的,谢谢大叔。”柳月护着小姐躲到一旁武行的道具附近,眼睛四处搜寻那个俊俏的戏子小生。院子里没有小生的影子,会去哪里了?柳月给小姐使了一个眼色,偷偷摸摸的溜进内室。只见这间屋里的衣服架子上搭着各式的戏服,花花绿绿的甚是好看。再往里间走,就是戏子们换装化妆的地方了。几个年纪相仿的花旦,在一边化妆一边说笑。看见小姐和柳月进来也没多问,只是瞧了一眼,以为是班主新招来的小戏子罢了。柳月拉着小姐继续往里间去,迎面撞见一道白影子。那道白影子旁边一飘,轻松地站住了。柳月可就不一样了,直接撞到了门柱上,哎哟直叫唤,小姐在后面撞在了柳月后背里。这主仆二人可是丢人丢到家了。

没看清楚这条白影是谁的时候,柳月大声责问:“是谁呀,要死了,敢撞我们家小姐。”“小姐,是谁?”在她们身后的声音在问。柳月摸着被撞疼的额头很生气的回答:“自然是我们家宝儿小姐,你以为你是谁呀?”“宝儿小姐怎麽会来我们这种地方呢?姐姐你是骗人的吧?”那个声音还在继续问。“什么姐姐,我是柳月,小姐的贴身丫鬟,谁是你姐姐?”宝儿疼糊涂了,没有听出问话的人是谁。“呵呵,明明是你撞到我了,你还恶人先告状,不是姐姐那就是妹妹了。”那个声音笑虐道。“你,你是谁,你给我站出来说话。”柳月还在对着空气说话,却不知道转身来看和她说话的人。“在我们身后的呀,你个笨柳月。”小姐宝儿着急的比划着,想要阻止柳月继续发飙。“嗯,什么?在我身后?”柳月这会才醒悟,回头去看身后的人。“哎呀,妈呀,小姐,他他就是那个,那个书生。”柳月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身后那个白影就是她们要找的,前几天戏台上唱书生张生的云生。云生生的一对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 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

“是,是,他吗?我,我......”小姐宝儿看着面前这个俊俏的可人儿,脸红的和关二爷一样,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小姐,您是官家小姐?”云生对着小姐深深地作了一个揖,很是歉意。小姐宝儿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回了礼,拉着柳月就说走。柳月糊里糊涂的被拉到门口,云生追出来送。宝儿再次回头瞧了一眼云生,丢下绣帕捂着嘴和柳月跑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