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聚 (1/1)

第一次在官府搭戏台开戏,梅班主就四处打听夫人的住所。后来许了些银两给府里的下人们,下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官府的八卦。官老爷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着一身赤金襄缵藩竹长袍,长袍袖口处绣着几株青竹翠曼,翻云朵坠,肥胖臃肿的腰间系着一条墨绿色的秦素玉带,油青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头上扎着一头赤红汗巾,显得有些凶恶强悍,再瞧瞧他的面容,一张圆圆的发福的脸上嵌着一双小小的眼睛,更衬得他脑满肥肠,猥琐不堪,肥胖的身子随着走动摇摇欲坠,委实有几分好笑,莫不说丑态百出,光是那笑,就让人阵阵发寒。夫人也不参与老爷的这等事,一味地在自己的别院里听戏喝茶,甚至以身体不好拒绝和老爷行夫妻之事。膝下只有一女名唤宝儿,甚是喜爱。这宝儿小姐也是生得其母风采,体态窈窕,面容姣好。倒是夫人陪房的丫头被收了小妾,满讨老爷的喜欢。

开戏的时候,梅班主在官老爷面前奉茶,就想借此机会观察夫人如今是何模样。但是,夫人向来不爱凑这样的热闹。被官老爷看上收了房的小妾环儿,这天也在这里看戏。环儿如今身份变了,又是锦衣玉食的养着,身上绫罗绸缎的穿着,自然也是变了些样子。梅班主假意过来给小妾戏折子点戏,将袖笼里藏了多年的那方兰花的罗帕在环儿面前一晃。环儿心里一惊,此人怎么会有小姐的罗帕呢?更何况这个花样还是小姐在闺阁时候绣的,自从嫁过来之后就没有再绣过这样的罗帕。这人是谁?仔细观察奉完茶垂手低头站立一边的梅班主。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环儿想,这个人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傍晚时分,环儿指使一个丫头过来请梅班主问话,梅班主换了衣衫随同丫头前往回话。官府房舍很多,丫鬟带着梅班主走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才到环儿住的院子。这个院子也是独立的院门和精致的花式围墙,一式的开间4间房。第一进为横长倒座院,第二进为长方形三合院,第三进为正方形四合院,第四进为横长罩房院。四进院落的平面各异,配以建筑物的豪华程度不同立面。在院中种着莳花植树,配置山石盆景,使整个空间环境清新活泼宁静宜人。丫鬟撩起厚厚的用来御寒的暖帘,梅班主一勾头进了内室。只见堂上端坐一名妇人,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进得门来,“暖屋绣帘红地炉,织成壁衣花氍毹”,不但有炉火和帘幕,连帐篷的四壁都挂上了毛毯。妇人吩咐落座添茶,梅班主躬身抱拳谢过。此时这夫人越发觉得面前这个男人甚是面善,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梅班主见那妇人疑虑,从怀里掏出罗帕呈上。妇人一见罗帕警觉起来。屏退左右,落地近前细问。梅班主只回禀了一个字“梅”。妇人一听脸色煞白,摇摇欲坠。梅班主立即扶住妇人的身体不至于倒下。“哎,都认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你这会子还来这里找她干嘛?冤孽哟”!妇人一边抹泪一边数落。梅班主不敢搭话,扶着妇人坐于软靠上。“这麽多年,你这是去哪里了?她可是为你守着那个身子......”。妇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夫人的苦衷。“老爷要不着夫人的身子,只好将我霸占了去,这不收我进了房做了他的小妾。这几年,又四处买了一些年轻的女孩进来供他享乐,也不大同我撕闹了。我也清闲了。可是夫人却是整日里点香祷告,希望你阴间不要再受苦。”妇人与梅班主本也是有情的,但这是小姐的情郎,所以只好将爱慕之心藏起来。撮合小姐和梅生的姻缘。

旧事重提,时光不觉就过去了。外室一般是不能进夫人的的内室的,只不过环儿是个妾,自然没有那么严苛。但过久也是不妥。于是约好过两日老爷生辰之后,让夫人知道梅班主的境况。梅班主想着小姐为了他守身如玉这麽多年,这两天可是心急如焚,迫切见面的渴望让他夜不能寐。搂着棉被,仿佛是拥着小姐入怀。

第三日,环儿派丫鬟禀明夫人江南有夫人喜欢的新缎布到了,老爷吩咐给夫人先过目。机会来了,环儿带上两个丫鬟还有采办的伙计将缎布送往夫人的别院。进了房门,环儿屏退左右伺候之人,外面候着,说自己要和姐姐说会话。丫鬟和伙计退出房门,垂手立在大门外等候妇人。妇人对夫人道了大喜,从怀中抽出那方罗帕。夫人惊讶道:“你何时还留着闺阁的物件?”妇人一把拉过夫人的手,“嘘”的做了一个动作。“哦哦”夫人急忙压低声音捂着嘴。“小姐,你看看这个可是旧人的?”妇人递过罗帕,仔细端详。没错,这就是她亲手刺绣之物:“自从进了官家大门就没有再做过。你又是从何而来?”小姐满怀疑问。“小姐,你可曾记得你等的那个人?”妇人满含泪水的问小姐。“我要等的那个人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你还提他做什么,又来惹我伤心难过。”小姐哑哑抹泪。“不是,小姐,要是我告诉你他没有死,还活着呢?”妇人抓着小姐的手,握得紧紧的。“没有死,不可能。父亲不是说已经没气了,抛到城外乱葬岗去了?”小姐说着已经过了十五年的往事,心里仍然是伤心欲绝。“小姐,小姐,你莫要哭,你听我说。他真的没死,活的好好的,我前几日见了。”妇人说出了真话。“真的,你亲眼所见,不会是看错了?那父亲说的已经死了是骗我的?”小姐止住眼泪,红着眼眶看着眼前的青梅竹马的女子。“嗯,我见了,活着,还是那么英俊非凡。”妇人欢喜的告诉夫人关于梅生的消息。“那那他在哪里?你又在哪里见的?”夫人焦急问个不停,就想马上见到分隔了那么多年的情郎。“好,小姐,你不要急,我来想办法,让你们见面。但是小姐你要记住千万不要露出破绽。否则老爷知道了你我的性命恐怕都会保不住的。”环儿这丫头真的是心思缜密得可怕。想当年也是她一手安排的场孽缘,为了要守住小姐已经给了梅生的身子,把自己当做替代品送给了老爷。如今还要继续维护小姐和旧情郎的爱情,这丫头也是有情有义的忠仆!

自从夫人知道了情郎还活着的消息,开心得不得了。整日里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准备迎接情郎的到来。那边小妾环儿琢磨着怎样才可以将梅生送到小姐的别院,后来想着一个妙招。梅生不也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于是梅生扮成女子事情就可以解决,也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怀疑。打定主意,又到夫人处将这个办法讲与小姐听,小姐觉得这个方法很妥当。就这样趁着老爷出门去了,梅生抱着古筝穿上女子的衣衫,学着女子莲步轻摇,一步一步接近小姐的别院。可巧,第一次见面就是那回柳月求夫人小姐宝儿要去北苑的时候。他们刚见面,还未来得及互诉衷肠,柳月就跑来了。小妾环儿也替小姐捏了一把汗。还好,柳月没有耽搁多少时日就走了。自己也不便再留着,随即吩咐丫鬟不必伺候夫人左右,拉上了院门离开了。夫人和梅生相拥而泣,互诉情怀。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梅生和婉清终于有情人再次相见。

“相逢欲话相思苦,浅情肯信相思否。还恐漫相思,浅情人不知。忆曾携手处,月满窗前路。长到月来时,不眠犹待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