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 (1/1)

回到家,宝儿觉得一切都很新鲜。没有绣楼,没有逼迫她的父亲,没有了那场令她厌恶的婚嫁。可是,当小姐时的锦衣玉食,饭来张口,她又有些不习惯。见到善灵的妈妈,只是唤作母亲。妈妈很奇怪,怎么自己的女儿会这么称呼自己。后又想,也许是孩子顽皮闹着玩的。宝儿每天都要和善良住在一起,吃在一起。这就更让善灵妈妈奇怪了。不是几年前,善灵就说过不再和善良住一起了?当时还认为是孩子大了知道羞了,没有太在意,可这次回来吃住都要在一块了。联系到这几点,让善灵妈妈对自己的孩子产生了怀疑。晚上,趁善灵去洗澡的时候,善灵妈拉住善良就问:“小丫头,你老实告诉我,你姐姐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感觉不像是她了。”“幺婶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她不是姐姐是哪个?”善良为自己的谎言脸红。“我觉得不对,你们是不是瞒着我什么?”善灵妈还是觉得不放心。“没事,幺婶,姐姐和我和好了,我们两个人想要挨着睡,可以聊聊天。”善良就是不说实话,她也是怕给幺婶带来困扰。

宝儿洗完澡,要善良给她梳头。抱怨说是怎么这里沐浴不用大木桶泡着,只用小木桶提水呢,一点都没进步。沐浴的香膏也和她在那边的不一样,硬硬的,不是她喜欢的玫瑰花香味。洗头用的什么黏黏糊糊的东西,还是有很多泡泡的那种,洗了半天都没有洗干净。善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这一些问题,只回了一句,你会习惯的。宝儿伸出手去摸面前的镜子,她觉得这个镜子怎么这么亮。看自己清清楚楚的,不似家里的镜子昏黄模糊。“你这是什么?”善良看到宝儿手腕戴着的紫色手镯。“这个吗?柳月说我和她都有一个的。她的是火红色,我的是紫蓝色。说什么我是青莲,她是红莲。”宝儿对善良转达柳月说的话,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不过,如果不信,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也就是说,柳月上次来的时候说你们是前世的并蒂莲花,是真的?”善良对宝儿说出的话已经信了。“那你还想不想回到你们那个时代呢?我记得你说的那个柳月是一直想要回去的。”“我才不想回去呢,父亲弄死了母亲和我的亲身父亲,又来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而且我还被他占了身子,才不要回去。”宝儿决定要留在这里了。可是那边的柳月该怎么办呢?

小姐从绣楼跳下去之后,完全处于昏迷状态,老爷为了不耽误女儿出嫁,又高价四处聘请名医来瞧病。可是所有来看过的都是无能为力,劝告官家老爷准备后事吧。可是,柳月还在,她说什么都不让老爷将小姐安葬了,说小姐还活着,自己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因为柳月发现小姐的那个青莲色手镯也跟着消失了,她很坚信小姐一定在另外的世界活着。

的确,宝儿在未来里跟着自己的小姐妹活的好好的。周一课间操的时候,龙青云找到善良给她道歉。宝儿不认识龙青云,只是觉得这名男子一下子让她想到了云公子。龙青云向善灵深深的鞠躬道歉,说自己的表叔害她的那件事。宝儿不知道他说的何事,也没有细问,说了几句没关系的寒暄。善良走过来,看到龙青云和宝儿说话,急忙冲过来,生怕宝儿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的说漏嘴。“呵呵,你们在聊什么?姐。我到你们教室去拿点东西,你陪我去吧。”善良故意找借口支开她们。“哦,那好吧,你们有事就去吧。”龙青云稍显尴尬。善良拉着宝儿在耳边嘀咕:“他的表叔就是害姐姐的人,你以后还是少和他说话。”是吗?不过这男子长得蛮俊俏的。更何况又不是他本人害的。“宝儿以前在府里很少出去,见的人毕竟有限,每天都只在绣楼附近转悠。现在不同了男女同校,样貌出众的男子还是有不少。这可乐坏了宝儿,像一个花痴一样的。上课语文课的时候,宝儿很认真在听课,文言文对她来说,易如反掌。郝老师只讲了一半宝儿就趴在桌上把全文翻译出来,写在作业本上。郝老师是高度近视,她看见宝儿趴着,认为她在桌上睡觉,叫起她来:“善灵,你不好好听课,睡着了?”宝儿对她的名字还不熟悉,郝老师叫她,竟然没反应。这下可气坏了。快步越过前排,站在宝儿身旁,敲敲桌面。宝儿放下笔,漠然的看着好老师。她觉得这个老师戴的这两个圆圆的镜子,很是可笑,厚厚的像是万花筒的底端。咦,怎么万花筒里没有看到各种喜欢的画儿活过来,只有一双眼睛小得只见一丝缝隙。用手去指着底端隔片,一声怒吼:“善灵,你想要做什么?”“哟,吓我一跳!”能将一个大活人看成是万花筒,宝儿也是一个极品。“善灵,你来给同学们翻译剩下的文章。”郝老师以为这样就会让善灵出洋相,之后好好治治她。可是,现在的善灵可不是之前的善灵。她又哪里知道?“陈太丘和朋友约定一同出行。(他们)约定在正午动身,过了正午朋友没到,陈太丘便离开了,离开之后朋友到了。(陈太丘的儿子)陈元方当时七岁,在门外玩耍。朋友问元方:“你父亲在家吗?”元方回答说:“等您很久您都没到,已经离开了。”朋友便生气地说:“真不是人啊!和别人约定同行,却丢下别人走了。”元方说:“您与我父亲约定中午,到了中午您没到,就是不守信用;对着儿子骂他父亲,就是不讲礼貌。”朋友感到很惭愧,走下车去拉元方以表示歉意。元方走进门去,连头也没回。”宝儿很快将文章翻译了背出来,全班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郝老师顿时僵住了。这个善灵可是最不喜欢文言文的,每一次都是最后一个背诵完。这次她只讲了一半善灵竟然一字不漏的背完了,翻译的也是没有一点错误。这孩子开窍了?“嗯,孺子可教!你坐下吧,以后上课要专心,你要做其他的事。”郝老师挺满意自己的处理方式,这样既给了自己台阶下,又好像是在鼓励学生。下课了,郝老师将善灵叫到办公室,问她是不是提前预习了功课,表扬她做得很好。宝儿却说自己哪里用得了预习,随便哪一篇拿来,她一看就会了。郝老师笑着说:“这孩子一点不知道谦虚,那你给我翻译后面这一章。《为学》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吾资之昏,不逮人也;吾材之庸,不逮人也;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吾资之聪,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弃而不用,其与昏与庸无以异也。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然则昏庸聪敏之用,岂有常哉!.......“好的,您听好了。天下的事情有困难和容易的区别吗?只要做,那么困难的事情也容易了;如果不做,那么容易的事情也困难了。人们做学问有困难和容易的区别吗?只要学习,那么困难的也容易了;不学习,那么容易的也困难了。我的天资昏昧,不及别人;我的才能平庸,不及别人。只要每天认真学习,长久坚持毫不松懈,等到成功了,也就不知道我是昏昧又平凡的了。我天资聪明、才能敏捷,超过别人几倍。如果摒弃不用,就与昏昧和平庸没有区别了。孔子的思想言论,最终是靠天资迟钝的曾参传下来的。以此而论,昏昧平庸与聪明灵敏的功用,难道是有常规的吗?......还要继续吗?“宝儿这一手完全镇住了郝老师,不知道这孩子如今怎么那么开窍,后面还没有教的课文都可以不看书,翻译得只字不漏,完全正确。她更不会知道在宝儿那个时代,她也是博览群书的小姐,不是就知道等吃等喝等嫁的三等女孩,这些浅显易懂的文章只是小儿科而已。“好好,这孩子这下可开窍了,是不是善良的功劳,一直这么辅导你的功课,你也进步的得那样快。”郝老师认为是善良辅导得好的结果。“善良,她辅导我什么,她会我学过的东西,别闹了,她还差得远呢。”宝儿不屑于面前这个厚底盖子万花筒说的话。“郝老师,善灵上上课又捣乱了吧。“善良才听说善灵被语文老师郝老师请到办公室去了,心急如焚。匆匆赶往老师的办公室,恰好听见了他们后面的几句话。“哦,善良来了呀。没有这次善灵很厉害,我还没讲到的地方她也能翻译过来,很不错。你要多辅导辅导她,这样才可以和你一起进步,考上重点高中和名牌大学。这样你们家就出了2个状元了。很好!”现在的老师都是喜欢成绩好的学生,这样也给他们挣了面子。“好好,我们一定努力,那郝老师我们就去上课了。”善良急忙给郝老师鞠躬,拉着宝儿就跑。来到楼道人少的地方摔开手,生气的说:“不是告诉你上课要认真听课,不要出风头,这样我们很快就会穿帮的,你懂不懂?”“我又没有做错,不就是背了简单的课文,她却说是你辅导的。什么是你辅导的,这些你会吗?哼,小看我的能力,这些对我来说就是小孩的文字,更高深的我都懂,用得着你来辅导什么,我就是不服气。”善良知道宝儿在文化造诣上很自负,所以有些不服气郝老师说的善良比她聪明。“好了好了,我知道我们家姐姐是最聪明的人,我不如你,行了吧?就当我求求你,不要再惹事端了。”“这还差不多,你一会中午去给我排队打饭。”宝儿洋洋得意,甩着骄傲的尾巴回自己教室了。善良可怜巴巴的摇着已经被宝儿吓出神经病的脑袋,站在原地。“善良,还站着做什么,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