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 (1/1)

宝儿借着善灵的身体来到现代,不仅仅是为了逃避嫁娶,而是为了自己不能与云生相守的遗憾。现代的花花世界虽然对她来说是充满了诱惑,但是在她心里只有云生,那个龙青云倒是和云生有几分相似。想到这些,宝儿的心又开始牵挂那个世界的云生和柳月了,也不知道她们近来可好?有没有因为她而受苦?周末到了,善良忘记带上历史课本,说是需要背诵,叫宝儿在校门口等会,反正家里人还没有来接。宝儿坐在学校围栏外面的水泥台子边,踢着腿等着善良。“善灵,你在等善良吗?你们还不走,天色已经不早了。”又是那个男子,笑嘻嘻对着宝儿问话。“对了,善良说了不能和他说话。”宝儿故意低下头,想要假装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宝儿天真可爱的模样让龙青云充满了保护欲,想到表叔曾经那么伤害过善灵,深深的自责。自告奋勇的说:“善灵,以后就让我来送你们回家吧。我来保护你们的安全。”“你谁呀,谁要你送?我们家里有人接上,用得着你吗,黄鼠狼没安好心。”善良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他身后,听见了他说的话,很反感。“善良,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以后好好保护你们,送你们回家而已,没别的意思。”龙青云涨红了脸讲明意图。“谢谢,不用了。我们家还有人,不必劳你费这些心思,请你不要再动什么脑筋送呀这些的,我们不稀罕。”善良很激动,她牢牢记得当初姐姐受到的伤害有多深。你不伤伯仁,伯仁却因你而伤。以前龙青云在善良的眼里各方面还算看得过去的男生,在那次事件以后善良连同龙青云一起恨起来。“好了,善良,我们走吧,那里我妈来接我们了。”宝儿为了避免他们再继续争执下去,眼见善灵妈来了转移话题。“走,回家,不要理他”。善良拖着宝儿就走,宝儿对着龙青云做了一个鬼脸。善良对龙青云深深地误会与痛恨,让龙青云无法释怀,看着善灵对自己扮鬼脸,一脸的无奈与苦笑,他多么希望能回到从前,如果能够让时间倒流需要他拿任何东西来交换他都愿意。可是,时光不能到会,也不能让他来弥补善灵所受的伤害。如果可以他愿意照顾善灵一辈子。可是,善良却不肯给他机会。

一边走善良一边数落宝儿:“怎么就是那么不听话呢?明明那个人没安好心,你就是不听.....。”善灵妈听着有些糊涂,问善良究竟是怎么回事?善良一五一十的说了龙青云想接近她们的意图。善良妈拉过女儿的手,也一通责备。并命令她以后不许再和那个龙青云有任何瓜葛。宝儿就是宝儿,她哪里知道善灵本人的心思。何况这件事的发生她是不知道的,所以也没有多上心。反而是临走时龙青云的复杂表情,让宝儿仿佛看到了云生与之告别时的神态。他是云生吗?他是,他就是云生的转世托生,没有人知道,这就是造物弄人。

一回到家,宝儿就要吃妈妈做的菜。她已经将自己当做了善灵,没有一丝的破绽,家人对她没有半分的怀疑。她还时不时地给妈妈和大婶婶的衣服上绣个花,或是补补破损。这项手艺妈妈和大婶婶都没有教过她,她们也曾怀疑过,但是又找不出不一样的地方,也就不了了之了。也许是女儿长大懂事了吧。善灵妈妈时常这样安慰自己,希望女儿能够忘记伤痛,快快乐乐的活下去。这段时间看着女儿这么快乐,她也老怀欣慰了。

第二天下午,善良带着宝儿偷拿了爸爸手电筒,说要带着宝儿去后山那个洞看看。宝儿不想去,她也不愿意回到她的那个世界。可是善良觉得这样对不起姐姐,即使姐姐回来对她仍旧不理不睬,冷言冷语的她也愿意。毕竟,那个才是她一起长大的姐姐。善良千哄万哄的将宝儿拉着一起来到她之前睡去的洞里。可是,洞里什么也没有。使劲敲打,拿着小石块拍,仍然没有任何变化。善良心里苦呀,认为姐姐再也回不来了。洞里出来,善良一直低着头。宝儿看见善良的样子那样的沮丧,问她:“是不是想姐姐了,难道你就那么不喜欢我做她的姐姐?”“不是的,只是我觉得姐姐可怜,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也没办法照顾她。”善良真的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任何时候都在为别人而想。“不会的,她一定在哪里快活地活着。“宝儿拍拍善良的肩头安慰她。“那我们再进去找找看,有什么线索?其实我也很思念柳月和云公子的。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可好?”宝儿也是诸多感慨。这前世今生的姐妹纠缠着思念各自思念之人,在一起又水火不溶,分开了又牵肠挂肚。“不去了,我们回去吧,就像你说的我们都好好的活着就好”。善良明白伤感是没有用处的,只有好好活着总有一天姐姐会回来的。

天气渐渐冷了,家里人给两姐妹捎来棉被,放在校门口负责看门的大爷那里。下课后她们来门口搬走。可是有些沉,女孩子搬着有些吃力。后面伸过来一双坚实的手,结果棉被就往前走。善良两姐妹还没有看清楚是谁,那人已经拐进通往宿舍的巷子。“善良,那是谁?”宝儿瞠目结舌的望着善良。“我没看清,你也没看清吗?”善良同样迷茫的眼神。“快追,抢我们的棉被,难道抢东西的跑到学校里来了?”这两个小傻妞想多了。堂堂学校里,大白天抢棉被,怎么可能?等她们追到宿舍里一看,棉被安然无恙的放在她们的凳子上。原来不是来抢她们的棉被的,而是帮忙的。会是谁呢?同宿舍的说是善灵班很俊的那个同学。“我们班的?”宝儿想了半秒,明白是谁了,没敢说出来,她又担心善良会不领情。善良看着宝儿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明白了几分,既然都不提也就不提吧。晚上自习的时候,龙青云悄悄递了一张纸条给宝儿。说有话给她说,希望她课后休息的时候到洗手槽那边等他。宝儿看过纸条心里蹦蹦乱跳,这种感觉很美好。心里想也不知道龙青云要说些什么?下课铃一响,宝儿就冲出教室,在约定地方等龙青云。那个水槽附近晚上去的人少,有人说那里闹鬼,其实这世界哪里来的鬼。龙青云也快步走来,嘴里喊着善灵。“我在,你要说什么话,快点,一会善良又要找我了。”宝儿接过话,让龙青云尽快说完,免得善良知道了生气。“善灵,对不起啊,那件事是我们家不好,伤害了你。可是与我无关的。我只想说,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娶你做我的妻子。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我走了。”龙青云说出的话有千斤重,把宝儿惊得合不上嘴。这是什么情况?要对我一辈子负责?有两个同学上了厕所过来洗手,看到树荫暗影下有人影在晃动,吓的四散逃窜,嘴里喊着鬼呀。宝儿听到了心里直骂:“我看你们真是见鬼了,我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说是鬼。有我这么美的鬼吗?”回到教室,偷偷瞄了一下龙青云的方向,他低着头没有勇气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