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 (1/3)

秋怡下了车库找到了雨伞,拿回客厅那个送外卖的小哥浑身湿湿的还站在门口。

秋怡急了:“怎么你还站在这里呢?您不冷吗?快快进去吧。”

“不了,我这浑身的水,会把你的地上弄湿的。你借我雨伞我已经很感激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还不是大老远给我送吃的了,其实你完全有理由不送的。”

“那不好,既然答应你了就应该信守诺言。你说是吧?”

“好吧,既然你这么执着那我就没不要和你争执了。我只是诚心邀请你进来坐坐,行吗?就一会,我给你倒一杯热茶。”

“那好吧。”男孩子总算答应了,进来时,一路都是水印。男孩子脸红了!秋怡假装没有看见,说:“你坐这儿,我去给你倒一杯热茶。”

“嗯,谢谢!”秋怡绕过沙发,用直饮机接了水切了几片姜片,丢进茶壶里,煮起了姜茶。看着背对着她的男孩,秋怡顿时觉得这个背影好熟悉,心上微微一颤。不会是......。应该不是,这个男孩看起来比我要小,应该不是她看到过的那个背影。“你坐吧,我给你拿件干净衣服换换”。秋怡还是坚持去衣帽间找了自己平时很喜欢,但是很少穿的大大的白体恤和运动裤给他。男孩子有些踌躇,秋怡爽朗的笑道:“去吧,问我现在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她这玩笑话一出来,男孩子的脸红到脖子,呐呐的申辩:“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那么想。我我就是......。”“哈哈没事,我开玩笑的,瞧把你囧得,快去换了吧,卫生间在那边,换好了来喝碗姜茶出出寒气。”秋怡没有看他,手往后面指指,嘟着嘴吹着姜茶冒出的热气。男孩子坚持不下还是走到卫生间去换湿透的衣服。秋怡端过烫手的姜茶,准备放在茶几上,茶几已经被零食和杂志堆满了,她只好重新端回橱柜上,动手开始清理她的战场。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秋怡是一个爱整理的女孩。一个寝室8个女生,只有她的床和电脑桌收拾得最干净。自从当了艺人,人也变懒了不少,每过两天就有小邹请的钟点阿姨来全面的做一次清洁。这不,今天本来应该来打扫的,可能是雨太大没有来。男孩子换好秋怡的衣裤出来,看起来干净阳光,恢复了清新的学生模样,秋怡看着他的模样竖起了大指姆。男孩子腼腆的低下了头。“坐吧,别客气了,你喝茶,我饿了要吃你送来的干锅大杂烩,呵呵。”“我来给你弄吧,要不你会弄撒的。”“也好,我对这个还真是没有经验。”原来,男孩子是用保温桶给她送来的,里面还是热乎乎的。“你家里有没有大一些的盆之类的餐具,汤汁有些多可能会溅出来,或者是煮面的锅子?”“有有,在那下面。”秋衣跳上沙发上向他脚下的橱柜指。“这里,看到了。你坐下吧,不要跳。”男孩子记得刚才秋怡的话。“哦”!

他们一个喝茶一个吃大杂烩,聊着聊着门铃响了。秋怡很诧异,不是告诉小邹让她考虑一段时间的吗?怎么这会又来催?打开门,愣住了,是表哥邓大伟,还有爸爸妈妈。“妹妹,你这是在吃什么?”妈妈喊着她的乳名。“我我在吃饭,你你们等等啊,我进去收拾一下。”“收拾什么嘛,外面湿漉漉的,进来再说。”妈妈蛮横的推来了半开的门和挡在门边的秋怡。“这,这位是......。”进来的三个人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孩。秋怡知道表哥这次将远在美国的父母请回来,目的是什么。关键时刻,只有利用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了。“爸爸妈妈表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秋怡背对着父母对着男孩又是眨眼,又是歪嘴的。“哦,叔叔阿姨,那是表哥吧,您们好。我是秋怡的男朋友,我叫刘彦轩。”男孩子礼貌的行礼,伸手握手,请父母表哥入座,自己也挨着秋怡坐下。秋怡立马觉得这个男孩子一定是个好演员的材料,这部戏演得太逼真了。“你是我们妹妹的男朋友?我们怎么没有听妹妹说起过,你也是演员?”妈妈看着这个男孩比较有眼缘。“哦,阿姨,我不是演员,我是本市医科大学的硕士研究生。”秋怡是越来越佩服这个男孩子的演技了,不得不写个大写的服字,越编越有谱。“你叫刘什么,对不起我没有记住。”表哥的脸色很难看,压制心里的火问道。“表哥,我叫刘彦轩,你好。”站起身向着表哥伸出手,表哥不但没有站起来更没有伸手出来,表情充满了不屑。刘彦轩也没有觉得尴尬,坐下来握着秋怡的手。秋怡这会已经感觉是半身麻痹了,手由着他握着没有挣扎。“哦,对了妹妹,听你表哥说你怀孕了,这孩子是......?”爸爸永远是切中要害的那个人,此行的目的就是这个话题。“是我们的孩子,阿姨,我正准备像秋怡求婚呢,是吧,亲爱的。”眼神充满了浓浓的爱意,秋怡几乎都相信了,顺从的点点头。“怎麽可能,前几天秋怡才打电话说孩子是我的,怎麽变成你们的了?”表哥妒火中烧,有些咆哮着说。“哦,表哥,那是前几天秋怡让我陪着她去医院检查,我在做毕业论文材料,很忙。她很生气,就说如果是表哥在就不会那样对她了,所以,我们就吵了几句。你也知道秋怡的脾气,所以......。”刘彦轩真是骨灰级演员加辩论高手,一会就将这三个秋怡招架不住的人全部搞定了。“表哥,对不起,那天是我任性你不要相信啊,我们喝醉了什么也没发生过。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哥哥,一定不会生我的气是吧?秋衣顺着刘彦轩的话说,他也不知道了为什么要这样说。“那好吧,孩子你说说你的家庭情况,好让我们了解一下。你们都要结婚了,我们还没见过你的父母。”妈妈忘了此行的目的,看见女儿拐了一个优秀又能干的女婿,自然高兴。”哎呀,妈妈爸爸,等过几天他忙完了,就让你们见面好吧,天色也不早了,你们回去吧啊,表哥替我送二老回去。”秋怡快刀斩乱麻,一通半推半就的将父母送出房门,坐在沙发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刘彦轩站在橱柜旁边盯着秋怡,秋怡招招手让他坐下来。她能说什么,是他帮她解决了一场世纪大战。可是以后该怎样?她的职业她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选择?“罢了,你走吧,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关于孩子我会好好想想的。”秋怡已经感到了自己经过了刚才的那一幕,人都快要虚脱了。“不用谢,只要能帮到您,您可以随时联系我。”刘彦轩轻声说。

“哦,对了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