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1/3)

整栋别墅是独立的,估计占地有4000多坪吧。别墅的风格参照拙政园的造园方式,颇有苏州园林的感觉。秋怡想到了这样一幅画面,自己仿佛光着脚拖着跩地长裙,游历与于深林的精灵。她不知道彦轩口中的朋友在这里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轻而易举的就进了这户人家的门。正面大门是华贵复古的直追紫禁城的皇室标准大门,房梁柱全部是精雕细节纯手工打造的木刻雕花,将中国传统的建筑之美融入生活。别墅里面都是全套房、双客厅。男女主人还有独立的会客空间。自带电梯?秋怡还是见过不少豪华别墅的模板,可是这样的奢华只能说有钱人太任性!和自己那套租来的别墅一比,秋怡怀疑是不是租到了假别墅。不过,像这种好比皇室的别墅以秋怡目前的收入是无法租下的。看来这栋别墅的主人对传统居住空间的热爱,是祖辈传下来的记忆密码,根植入了他的血液。身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对它的思念,却无可抑制。客厅大量采用老建筑中拆除下来的构件,来营造老宅的氛围,唤起这种传统的记忆。两根五六十年代工厂中拆下来长达七米的的原木梁撑起了实木背景墙;有着精美铜雕的旧门扇成了电视墙的一部分,在新空间中继续展示着它的魅力;一排落地长窗,被安排在了楼梯边,作为护栏,安排在玄关处,作为屏风;而匾额、花板随意安置,到处可见。客房布置成炕的形式,宽敞的门廊延伸,坐在中式长廊上赏院中水景,是件很古意、雅致的享受。茶室的设计很古朴,没有多余的装饰,茶余饭后邀上几位朋友在这里畅谈人生,人生就是要享受!深咖色是餐厅的重要色调,白色的桌布使餐厅的整个色调提亮,不至于让主人在用餐时感到沉闷。墙面的漏窗雕花采用冰裂纹方式,椅子的造型又给人以现代感,这样的装修风格想必是深厚阅历的人士能接受这种厚重的风格。座椅和灯饰采用橙黄色,这一切看起来忽然就变相得益彰了。中式古典吊灯上绘制山水画,多个吊灯搭配组合在一起,仿佛是一幅优美的画卷,展现出祖国的大好河山,从吊灯上就可以看到最炫的中国民族风。二楼书房里摆件的格局秋怡很喜欢,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念书,但是从小还是多多少少受了父母的影响,自然是偏爱这一个调调。案桌上旧式花叶形琉璃盎的笔洗、天然老树根枝笔架、竹制诗筒、竹形笔筒、描金花纹漆匣、长条状书镇、有嘴蟾蜍水注、乌木砚匣、寿山石印章、树叶形笔掭、文房四宝样样俱全。由此可见,这家主人一定是一个博学多才的大师级人物,秋怡心生仰慕。书房旁的美人靠区,是书房休闲空间,又可与一楼大厅互通有无。卧室的布局也是秋怡非常欣赏的,简单而低调,只要自己觉着舒服就好了。浴室?这浴室比秋怡家房子还大!你确定这只是一个浴室?影音厅里面暗色系窗帘遮阳效果很好。喝红酒还要专门设一个房间?有钱人的生活真是不懂。室内游泳池,我勒了去!这么大!你们是想怎样!3到9个车位....请注意这是车库,不是客厅,简直亮瞎了我们的钛合金狗眼。后面是私人园林花园!这体验,就跟古代的王府是一样一样的吧,宅子自带后花园的赶脚。门庭所用的槅门全是将军门,是用进口东南亚柚木外包铜边,把手很有特色,内嵌青花瓷板,看上去很精致。风雨走廊上面的隔离瓦竟然是用的铜瓦?这些可是专属定制的铜瓦!铜!瓦!花园里也是种满了各式奇花异草。那一株百年紫藤,如此造型的百年紫藤恐怕也是世间少有的吧,紫藤的寓意紫气东来。

“啊,我不要再看下去。彦轩我们走吧,这里不是我们该呆的地方。”秋怡有些生气拉着彦轩要走。

“不看了吗?我见你没说话只顾着看还以为你很喜欢呢,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生自己的气,哎呀都不是。好了,算我求你了,我们走吧。”

“那好吧,走吧。”彦轩被秋怡拉着往下走,不明白秋怡突然之间怎么就不开心了。下了楼,穿过客厅,被一个坐在雕花的大木椅子上看报的头发胡须皆白的老人叫住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秋怡被突然的喊住有些失措。

“我们是小轩的朋友......”彦轩挡在秋怡的前面,对着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挤眉弄眼的。老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的老花镜,笑着看彦轩的表演:“小轩的朋友?哦。你是?”老人微笑着看着眼前的这两个擅闯民宅的小朋友。

“,我叫刘彦轩,是小轩的朋友。她叫陈秋怡,是我的朋友。我是带我的朋友来找小轩玩的,可是他不在。”彦轩当着和秋怡的面继续编着谎言,用手指了指秋怡。

“哦,你叫刘彦轩,她叫陈秋怡,都是小轩的朋友是吧。那好吧,你们坐吧。”很慈祥,看着惊慌失措的小朋友没有一丝严厉的训斥。

“,你好!我叫陈秋怡,是彦轩的朋友。我们这次,不是。彦轩带我来主要是散散心的,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到这里来,如果打搅到了您的生活,请您原谅,我们这就走。您放心我们只是进来参观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动过。您要实在不放心的话,你可以看看我的包。”秋怡为了不连累彦轩和他的朋友,自己尽力维护他们,并且轻轻地推开了挡在她前面的彦轩的手臂。

“哦,参观就参观嘛。也有有说过不放心你们吗?怎么说那样的的话呢?傻孩子。”放下手里的报纸,取下眼镜。“以后呀,不管小轩在不在想来就来吧,不会生气的,但是也有个条件。”

“您说。”秋怡侧着脸看了看彦轩,点点头。

“嗯,我的条件就是,你们每次来的时候,可不可以陪我聊聊天,吃吃饭。”

“可以呀,只要您不觉得我们不懂礼貌就好了。我们很乐意的,你说是吧彦轩?”秋怡再次侧过脸笑着对彦轩说。

“好呀,只要您不嫌我们太吵。”彦轩也顺着秋怡说的话,脸上满是尴尬。秋怡不知道彦轩和老人家的关系,所以她见到彦轩满脸的尴尬表情,认为是为了刚才的误闯而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