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婚姻 (1/1)

接到私探的电话,说是最近发现了不少关于那个学生的秘密。大伟从银行提了钱出来,赶到他们常去的那家咖啡馆。私探从油腻腻的风衣内包里取出一摞照片,全是秋怡和彦轩的亲密照片,牵手,嬉笑,擦嘴,最后竟然还有激吻的照片。所有的让邓大伟火冒三丈。私探又从身后的布袋里取出一个牛皮卷宗,递给大伟。“这是什么?”大伟面目狰狞的问。私探没有说话,抬抬下巴让他看。大伟打开卷宗,越看额头的汗越来越多。原来,彦轩就是刘记干锅的少东家,身家上千亿的主。不但拥有了庞大的财团,全世界的房产也是多到惊人。父母几年前死于飞机失事,还有一个姨妈和表哥,刘老头还在,不过爷孙俩好像是闹翻了,而刘彦轩却是选择的医生这个职业........。大伟过高的预估了自己的能力,这样看来,秋怡他是不可能得到了。不,我邓大伟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冷静下来,我要好好想想,该怎么拆散他们。私探拿了报酬,问还需不需要继续跟下去,大伟咆哮着继续。还好,这个时间咖啡厅人少,而且客人本就不多。看向他们也不过是皱着眉头,窃窃私语,俄而继续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刚到姨妈楼下,电话响了,大伟一看是姨妈打来的。清了清嗓子,一改刚才的狰狞面目。和颜悦色的接了电话,”喂,姨妈。我就在楼下啦,什么喜事?好,马上到。”敲开房门,姨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了报纸。姨妈一边走一边说:“大伟,你知不知道妹妹的事?他刚才打电话说要结婚了。就是......”。“什么?结婚?和谁结?表妹没有告诉我。”大伟明显的情绪激动了。“大伟,你不要着急啊,妹妹说和她结婚的是那个医生。其实我也是不同意的,但是你怎么做她都不喜欢你,可怎么办呢?”秋怡妈虽然是知识分子,但如果要在一个穷学生和成功的博士后之间选择的话,任何人都会选择离成功最近的捷径。女儿的倔强她阻止不了,但是她可以让条件更好的取代她们眼中的不合格选项。大伟原本想要和盘托出那小子的底细,可是,他知道姨妈的精打细算。如果让她知道了那小子的身后有那么丰厚的背景,姨妈一定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一条毒计在邓大伟心里产生了。

秋怡和彦轩订了婚期,决定悄悄的潜到苏梅岛去举行一个简单的、小小的仪式,完成婚礼。秋怡说只需要父母到场即可,问彦轩家里的父母情况。彦轩说父母早已不在了,家里只有他一人,表哥湛强可以代替家长。一切准备妥当,小邹去公司给秋怡请了一个礼拜的假,说是新剧本需要考虑,公司经理勉强同意了。彦轩这边也给学校请了假。湛强打电话询问彦轩这么大的事应该告诉爷爷,彦轩不同意,不希望爷爷参加他的婚礼。湛强不好勉强,毕竟这件事他也牵涉在其中。

第二天她们约好去了婚姻登记处。登记处的人很多,她们有些避讳,又怕成了众矢之的。直到大红的结婚证拿到手里,秋怡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了彦轩的新娘。而彦轩恰恰相反,温柔多情的看着秋怡,害怕一转眼秋怡就会消失了一样。他从看见秋怡的第一眼,心里发的誓言,现在终于实现了。秋怡说饿了,彦轩开着车又到了刘记,说是要亲自给她做拿手的菜,秋怡此刻终于觉得有个心疼她的男人真好。其实,偶尔做个小女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准备好要去苏梅岛的行李,秋怡已经很累了,躺下不想动。她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宝贝们,妈妈明天就要结婚了,你们高不高兴?你们的爸爸是个好人,妈妈觉得是委屈了他,为了你们妈妈也是没有办法的。”房门开了,彦轩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秋怡站起来,彦轩让她坐下,不用她操心。

“你都买了些什么东西,怎么那么多?我们需要带去吗?”

“不是带走的,是你这里需要用的东西。我看了看你的厨房,浴室,很多东西都没有,这不顺道带回来了。”

“啊,我一个人习惯了,也没注意缺点什么,还是你细心。”

“这是我应该做的,现在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是吧。”

“可是,以后我们不一定会......”。

“不一定什么?相信我,我一定会会对你和孩子好的。我会努力工作养活你们。”听到严选的一席话,秋怡很感动。她们的婚姻只是一纸契约,等孩子出生后她们的婚姻就结束了,这也是她们当初约定好的。可是,秋怡看着彦轩的举动显然是认真了。她也不知道以后的路要如何走下去,现在只有这样才可以留下孩子。

“秋怡,你饿了没有?我给你做饭。怎么有自己整理行李了,不是说了我回来整理的。累了吧。你等我一会给你做好吃的。”彦轩真的就像一个丈夫呵护妻子似的呵护着秋怡,秋怡有些怕把握不住自己,匆匆进了房间。关上门她在想,自己明明是在利用他,为什么他还这样的投入?难道他没明白她的企图?哎,秋怡这时候反而觉得对彦轩充满了愧疚。顿时觉得自己是多么有心机的女人,为了自己和孩子利用了一个多么善良的男人。彦轩托着一杯苹果汁,敲了秋怡的房门。

“进来吧。”

“这个,你先喝一杯,我很快就做好了,等会叫你。”

“好,谢谢你。”

“谢什么?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现在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

“哦。”秋怡的脸红的自己都觉察到了。彦轩看着秋怡的苹果脸,脸上笑开了花。

“好了,你喝吧,我出去了。乖”彦轩出门时拉上了门,秋怡放下手里的杯子,感觉浑身发烫。疑心自己是不是发烧了?摸摸额头又好像不发烧。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心好像火在燃烧,但是却没有灼痛感,只是感到温暖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