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上的不速之客 (1/1)

第二天一早,秋怡起床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大家猜测是昨晚吃的东西有些不是很干净。不过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决定坐船去苏梅的计划落空了,修改行程乘坐曼谷航空直飞苏梅本岛。苏梅岛的很多旅游设施都称不上是一流的,但她从细微处营造出的自然、休闲而体贴的氛围,加上椰林树影、水清沙白的热带风光,轻而易举地就征服了每一个游客的心。如果你想要找一片好风景,找一张舒服的大床,安安静静地躺下来,把所有劳累烦恼通通抛弃。要找这样的地方并不难,就在“宁愿拒绝好莱坞电影选景的荣耀,也要保持她不世隔绝般纯净自然”的苏梅岛。苏梅岛是在70年代时期,由一群酷爱简朴及宁静热带岛屿生活的自助旅行者所发现,这里不但完全远离文明世界,更是个逍遥自在的度假景点,处处可见闪闪发亮的白沙滩,清澈温暖的大海,没有赶场的行程,在这里只能尽情享受阳光,沙滩及蓝天碧海,俨然是一处世外桃源。秋怡没有来过苏梅岛,一直向往着自己结婚的地方就在这里。直飞到达苏梅岛的时间就提前了,他们商量着租一辆车环岛游一游。听同样是来旅游的游客们说,岛的四周有些别致的风景特别值得一去,比如查温海滩,拉迈海滩,乌龟岛。查温海滩:海滩上柔软的白色沙粒和碧绿色的大海相映相衬,景色十分迷人。相对其他街区安宁清幽,街道两旁尽是一间间的酒吧,迪斯科舞厅、露天咖啡座、异国料理餐厅。延绵弯曲的海岸、银白色的幼沙以及平静碧蓝的海水构成了迷人的风景画,这里亦是许多住宿地方的所在。喜欢热闹的游客白天玩水上活动,晚上则在Pub里流连到深夜。在拉迈海滩的尽头就是著名的阿公阿妈石,其中几个成年人见了这样石头,也觉得大自然的神奇之处,秋怡捂着眼睛不好意思看。弄得小云一直追问秋怡看到什么了。乌龟岛,是因为它的外形而命名的。因为水下美丽的自然景观成为泰国的潜水基地。水深约24米到28米,能见度30米左右,可以看见海葵群在海水中顺水流飘动,像是水中的森林。还有巨大的梭鱼群在海水中游动,仿佛水下森林的卫士。乌龟岛附近的查汶海滩是个天堂般的浮潜去处,它的地理状况使得在很浅的水域里都生长着美丽的珊瑚和热带鱼。如果你还不是水肺潜水员,这个水域将是你开始探索美丽海洋生物的魔幻钥匙。小云拽着秋怡的裙子,也想要去学潜水。他说他喜欢看到海里彩色的鱼,还有透明的水母。秋怡也是盼望他们有谁说去潜水,可是基于秋怡的情况,目前是不允许的。帕岸岛:这个岛和其他岛有太多性格上的不同,无法和一般的岛屿用同样的尺度衡量。在帕岸岛上每个月圆的时候都会举办月圆舞会,它是世界上三大超级派对之一。届时,海滩边将成为各类舞动人群的海洋,各式音乐,酒吧和无数千奇百怪的小玩意儿都会在海滩边聚集叫卖。仿佛是哈里波特书里的魔幻城堡,在瞬间搭起,一夜狂欢后尽将散去。爱它的,认为它** 梦幻,流连忘返。恨它的,认为它充满妖魔气,鄙夷唾弃。真的相当** ,球衣被这座美丽而神秘的岛屿吸引住了。

匆匆环岛游了一圈,秋怡的心情好到了极点。白色的海滩,宝石般湛蓝的海水,就像梦幻的色彩。她的婚纱恰好选择的是唯美的鱼尾裙款式,仿佛是人鱼公主变身华丽的新娘。裙摆上的波浪褶皱如同大海的波浪,精美的贝型抹胸上是层层的蕾丝花边,搭以粉红色的蝴蝶结腰带,让穿上它的秋怡成为踏着滚滚浪花的公主,和自己梦中的王子相遇。想到这里,秋怡嘴角含笑,面如桃花,彦轩歪着头看着自己的新娘默默的笑着。他们的一颦一笑都逃不过一架架照相机的** 。他们是谁?怎的追到了这里?

其实她们还不知道,国内的杂志上已经炸了锅。刘记集团的董事长,彦轩的爷爷被这则八卦的报道追问,为何不去参加孙儿的婚礼?是不是百年之后准备将财产全部捐给慈善机构?嘉琪传媒公司的经理已经无法招架,媒体询问秋怡是不是拐着少东家跑了?一时之间流言四起。这些都是表哥邓大伟的杰作,他说过自己得不到就会彻底毁了她们。狗仔,记者就像苍蝇一样四处找寻她们的踪迹。有人装作不小心说漏了嘴,她们在苏梅岛举行简单的婚礼。这不宁静而美丽的苏梅岛就来了一群群长舌苍蝇,搅得人们休假的心情也没有了。

圣玛丽娜教堂很小,浪漫氛围却是浓重。秋怡说自己虽然不是基督徒,但是很向往在教堂举行婚礼。这也是小邹花尽心思,动用了手里很多的人力资源,才给秋怡办到的,一般的人是无法找到这样教堂来给你举办婚礼的。秋怡和彦轩已进入教堂,没有请客人。但教堂里却有一些背着相机的中国人个个都是正装。秋怡不明白,除了父母表哥,就是彦轩和他的表哥,侄子,再就是小邹了。这些人是哪里来的?很快,《婚礼进行曲》在教堂奏响,巨大的管风琴发出浑厚、有力的声响,使得这支曲子听上去更加庄严、神圣,令人感动不已。简短的仪式过后,门打开了,亲朋好友走出教堂,在走廊里轻声交谈着;两大捧白色的百合花被小邹抱了出来,搁在走廊的栏杆上。不一会儿,几个参加婚礼的家人朋友在门口再次聚拢,最后出来的秋怡和彦轩接受大家的祝福,人们向他们抛洒花瓣,并依次上前与新人合影。此时才发现那些拿着相机的人就是时常在她身边拍照的狗仔。

秋怡很生气,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她到苏梅举行婚礼了。渐渐地,记者狗仔们向秋怡聚过来。你一句我一句的采访她。刚开始的时候还比价含蓄的问为什么悄悄的举办婚礼什么的,到了后来问题就越发尖锐了。什么拐了富三代的孙子跑了,是不是看中了刘记的财产?还有就是为了嫁入豪门故意装作灰姑娘什么的。秋怡实在是不知道这些流言是何而来,什么富三代,说的又是谁?刘记企业与她何干?这些让秋怡无从招架。彦轩也被架空在那里,狗仔们追问彦轩是不是为了做演员的妻子,放弃了继承刘氏集团的产业?彦轩找寻着场面混乱中摇摇欲坠的秋怡,奋力拨开人流,往秋怡靠近。场面一度失控,秋怡和彦轩被人流隔开。眼看秋怡已经要晕倒了,彦轩发怒了,拿起手边一名记者的相机,啪的摔在了地上。所有的人安静了下来,目光齐齐往彦轩看过来。彦轩此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推开人群奔秋怡而去。“走,我们走。”抱着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秋怡,怒吼着“让开!”狗仔、记者们纷纷让开了一条道,彦轩抱着秋怡出了教堂的门,湛强小邹和小云跟在身后。教堂前的婚车停在那里,小邹跑前几步拉开车门。彦轩放下秋怡,挥手让表哥和小云小邹赶快上车,逃离这混乱的势力场,他们受够了,秋怡已经崩溃了。

彦轩开着婚车一路狂奔,等情绪渐渐平复了,停下车已经开出了10几公里了。彦轩下了车站在海边,湛强,小邹了下来了。大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秋怡傻傻的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小云摇着她的手臂,秋怡也没有任何反应。“老爹,阿姨怎么了,阿姨你说话呀,你不说话小云害怕。哇......。”小云是个孩子他无法理解成年人的的游戏,自己喜欢的阿姨也不理他了,他只有用哭来表达恐惧。

“莫哭了,我的小祖宗,你就不要添乱了。”小邹急忙掏出纸巾给小云擦眼泪。

“我为什么不能哭,你们都不理我。”小云哭着问叔叔。

“这个,这个,哎呀!好了你别哭了,哭得我心都乱了。”小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孩子。

“来,宝贝,老爹抱抱。咱们是男子汉,不兴哭。你这样就保护不了女生了,知道吗?”湛强了解小云的弱点,劝导起来还是有些用的。

“是真的吗,老爹?”小云立马止住了眼泪。

“是的,这个时候就该你出马了。去吧,儿子。”湛强这时候要孩子去劝慰秋怡是最好的办法。

“阿姨,你不要怕,有我保护你。那些坏人不敢伤害你的,因为我是小小男子汉。你看我的肌肉,棒棒哒。”说完,挽起袖管,表示自己有能力保护秋怡。听着孩子童真的语言,稚嫩的声音里满满的勇气,秋怡才缓过神来。

“谢谢你的保护小云,阿姨已经不害怕了。”秋怡伸出手,摸摸小云的头。

“真的吗?老爹,阿姨她说不害怕了。”小云懂事的冲爸爸眨眨眼睛。几个人围过来,秋怡的的脸色显然比刚才好多了。

“我饿了,我们回酒店吧”。刚才的那一幕让秋怡不得不好好撸撸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究竟有什么是瞒着她,她都要一一问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