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无忌 (3/3)

“哈哈哈,陈小姐。你一定是听错了。小云说的不是姓熊的熊,而是凶,凶恶的凶。小云每次都说奶奶声音很大,很凶,所以叫她凶奶奶。”湛强的解释又换来一阵欢笑。秋怡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小云这个孩子,心里一闪念,开口说:“小云,我是越来来越喜欢你了,那要不干脆你叫** 妈吧,你也当我的儿子,也是妹妹的哥哥了。”

“好呀,干妈。”小云很高兴秋怡做他的干妈,毕竟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看见过妈妈。“嗯,乖孩子!”秋怡宠爱的伸出手抱着小云的身子。那边的三个男人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就这麽认了亲?谁又是妹妹?这女人与小孩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物种,真的让他们难以捉摸。女人和孩子笑着搂成了团,在她们眼里,这三个男人都是多余的。

在湛强心里这一幕母子嬉戏的场面应该是心** 和自己的孩子。可是,那已是不可能的事了。这几年湛强为了小云能够得到母爱,想尽办法寻找小云喜欢的女士,希望小云能够接纳她们。可是他从来没有对任何女性产生这麽深厚的感情。就连自己的母亲小云也不喜欢,老是觉得奶奶不好。他和秋怡只见过一次,就成了母子,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在天国的爱妻也许是知道了孩子的孤单,特地派秋怡来替她爱孩子的。湛强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鼻头一酸,泪水一串串滴落在雪白的衬衣上。没有人觉察他的失态,他急忙转过身,快步走进了洗手间。镜子里的湛强眼睛红红的,他是思念他的妻子了。电话再度响起,是母亲打来的。

“喂,什么事?小轩结婚的事,我们知道。我觉得这是他们两人的,我们不要去评论。那个女子很不错,演员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两人是真心的就是了。好了,您也不要问什么了。外公那边我知道该怎么说,你老不必操心了。好了,挂了。”湛强挂断还在喋喋不休的母亲的电话,他不想听到母亲再一次拆散表弟的姻缘。他和小云的遗憾母亲就是始作俑者。但是外公那边他心里也是没有底气的,毕竟这个家的大家长还是外公。小轩的对秋怡的那份爱湛强是看在眼里的,他希望他们能够抵挡住来自家族的巨大压力,修成正果。出了洗手间,湛强眼神示意小轩,露台说话。小轩跟过去,湛强压低声音说了刚才母亲打来的电话一事。彦轩眼神坚定语气坚持:“我知道自己的心,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的,我不会妥协的,就像当年一样。”湛强看着他眼神里的坚持不再说话,拍拍他的肩,说了好自为之。小邹也溜出来了,举着手机让他们看。小轩接过手机一看,原来今天的头条就是关于秋怡和刘记孙子辈的少主大婚的事。报道上大肆渲染秋怡是如何扮猪吃老虎。为了和少主结婚,用孩子逼迫还在读研的少主,如何如何的不堪......。让彦轩生气的不是说他如何,而是说秋怡如何的下作,这些是彦轩不能忍受的。小邹对这类事件倒是应付自如的,他先劝小轩不要气坏了自己,再一个,千万不要让秋怡知道这件事。毕竟,秋怡有孕在身,经不起这样的** 。他们商量着,立马订机票,飞欧洲避避锋芒。待事情缓缓再说。

秋怡虽然是和小云在玩,但是眼里也看到了他们脸上的凝重。她没有开口问,只想彦轩告诉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她要他亲口说出一切,她在等,等他的解释。

邓大伟以为自己会为今天发生的事幸灾乐祸到发狂,可是端着酒杯的他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报复并没有让他感到一丝的** !现在的他怎么变成了一个这样的** 的人?因爱生恨,难道自己对表妹的爱事就是那样的自私?不是说爱一个人只要她能幸福就好了吗?为什么自己要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毁了她的幸福?毁了她,自己反倒是更加的悲戚。表妹没有错,错的是自己。露台的玻璃门反射出大伟丑恶狰狞的样子,大伟觉得那里面的那个人真的是让人讨厌极了,面目可憎。踉踉跄跄的走到玻璃门前,指着自己,大声骂着:“** ,肮脏的小人,鼠辈,你只配活在阴暗的地底下,你不配爱别人。表妹不爱你是正确的,你这样的小人不配爱她。你以为这样拆散她们,表妹就会回心转意吗?你这麽做对得起相信你的表妹和姨妈吗?畜生呀畜生。呸,邓大伟!** 除了会做这这样暗算人的事,还会做什么?** 不是人,不是人......。”此刻的大伟回忆起下午表妹的痛苦表情,深深的自责和后悔。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伤害他爱了半辈子的人。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处难觅有情天。

情到尽时转无情,无情更比多情累。

君为我谱无声曲,此去闻曲如闻君。

未到恨时难知愁,愁起心头不知恨。

听风方觉秋雨至,已忘共饮西窗时。

云起天边残阳血,一声傲笑一把泪。

把酒欢歌何时有,人笑我痴我偏痴。

莫道有酒终需醉,酒入愁肠愁更愁。”

一杯又一杯,大伟醉了,喊着秋怡的名字,醉到死去了一般。何故悲了秋风伤了愁肠?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