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检趣事 (1/3)

小邹记得彦轩不是学的临床医学,转头问他:“你不是学的临床吧,应该不会将我们秋怡当做你的直接治疗人吧。”

“哥哥,我学的是脑外科不是临床,即使学的是临床也不会那我老婆当病人的。”自从结了婚,彦轩在别人面前称呼秋怡老婆。秋怡初初听起来很别扭,但是没有几天就习惯他了。

“咦,了不起的男人,老婆叫的那么顺口。”小邹调侃彦轩的言语。

“是呀,我们都是已婚男人了,有老婆很正常的,倒是你,我的哥哥......。”彦轩话没有说完,挑逗的眉毛往上挑着。

“你嘲笑我吧,我选择狗带。你们的狗粮已经撑得我要吐了,哇......。”小邹嘴里不饶人,又做要呕吐的样子。这个动作惹得秋怡也有些孕吐了。

“我想吃点酸的东西,冰冰凉凉的那种酸的话梅,你们去给我买吧。”秋怡对着三个男人说道,眼神里充满了期盼。

“我去吧,你们帮我照顾她。”彦轩立刻说道。

“哎哎,还是我去吧,你们看着她吧,我平时还是知道她的一些口味。”小邹自告奋勇,其实他是从秋怡的眼神中感觉到,意思就是需要他去跑这一趟。

“也好,这里只有你是闲着的。”湛强一语道破玄机。

“我去就我去嘛,非要说那么清楚。你这人哪里都好,就是嘴不好,难怪给小云找不到妈。”

“你......。”湛强顺手扔了一团擦药水的医用纸过去,小邹已经一溜烟出了诊室。

湛强继续与彦轩商量着秋怡的饮食与营养均衡,怎样才能满足母体和孩子的多重营养需求和供给。秋怡突然说:“我想去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岛,安安静静的将孩子生下来。”

“你想去哪里小轩陪你去就是了,但是一般的小岛医疗设施不健全,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就不太好了。我建议你还是放弃吧。”湛强说得有道理,彦轩也点头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