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外的收获 (1/3)

这位老人就是刘顾问的爷爷,据他陈述这座宅子其实也不是他家的祖业。彦轩觉得好奇,想要更多地了解它的过去。老人让孙子泡了一壶茶,坐在花厅里就开始讲起故事来。

这位老人说他家祖上只是这家宅子的管家。据说原主人姓官,是名员外郎,膝下无子嗣,外族人丁凋敝,而员外老爷也是挥金如土,入不敷出,致使家道中落,无以为继。渐渐地,家里的丫鬟仆人跑的跑,逃的逃,就剩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奴隶。既没有家也没有亲人,曾经辉煌一时,诺大的的豪门,最后只剩下一具空壳,勉强靠典当宅子里的残砖旧瓦为生。老爷去世的前几天将宅子交给刘家爷爷的祖辈,希望他可以借此度过残年。

时隔多年,日月更替。老年的死去,新生的继续守着这座残垣断瓦,风雨不变。刘家为了立下的承诺一直都没有说要卖掉它。他们没有见过面也不认识对方,可当为何彦轩问起,刘家爷爷却愿意卖给他呢?刘爷爷笑笑说:“小伙子,难道你不觉得这里很熟悉吗?我看见你们进门的时候就知道它属于你了。”

“为什么?您老人家怎么知道我的感觉?”彦轩觉得来人的预感逼真得可怕。

“这个,我懂一些相面之术,也许我们是有缘吧。”老人很和蔼,没有一点老人的古怪脾气。

“哦。刘家爷爷,您老还懂得这些?真是厉害了!”彦轩虽然不太相信相面算命这些玩意,但是既然经历了千年历史的传承,也许是有一些不可名状,说不清楚的灵异事件在里面吧。不迷信不盲目也是他的人生信条。

“年轻人,我这把老骨头都快要入土了,还背负这这么重的担子就不好了。此房子赠有缘人,所得款项全部捐给本乡贫困地区,修建学校和养老院,这也是祖辈留下来的愿望。”老人声音平缓,语气轻松,仿佛自己已经完成了今生的任务,彻底解脱了。

“爷爷,您可是从来不服老的呀,怎么这会那么老生常谈了?”刘顾问打趣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