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1/1)

不明白秋怡是怎么了,彦轩给表哥湛强去电话询问,湛强也听不出秋怡的症状,决定明天来一趟。打扫卫生的阿姨已经整理出了彦轩需要整理的房间,准备要离开。彦轩叫住她们,说可不可以今晚陪着他们在这里居住,工资照着小时支付。因为他有些担心秋怡的情况,多一个人也许可以跑跑腿什么的。两位阿姨需要打家里电话告知家人,才可以确定下来。彦轩说可以等她们确定。不一会两位阿姨家里人已经同意今晚可以留下来。彦轩大喜过望,叮嘱阿姨看着秋怡,他去市场买菜做饭。阿姨笑着说不必了,这些粗活还是让她们去吧。彦轩怕阿姨们误会,说秋怡是孕妇,平时的饮食都是他一手操办的,所以,他知道怎么营养搭配。“哦。”阿姨明白过来,让彦轩放心去采买,她们会好好照顾秋怡的。

谢过阿姨们,彦轩出来开着车往古镇的市场方向去了。屋里的秋怡不认识两位阿姨,认为是这座宅子的工作人员。她询问阿姨:“阿姨,您们知不知道宅子的主人是谁啊?”其中年长的那位阿姨说:“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一个年轻人叫我们来这里搞卫生,其他的一概不知道。”今天秋怡在园子里逛累了,想要休息,问阿姨看见彦轩没有?阿姨说,秋怡口中的彦轩吩咐她们照顾她,他去市场买晚餐的食材去了。秋怡这会才想起彦轩说过可以在这里借宿两晚的。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有问阿姨什么地方可以让她睡会。阿姨扶着她到了一间清新淡雅的房间里,秋怡看到这里的摆设,很合自己的心意,决定了今晚就住这里了。雕花的大木床上被褥和枕头,秋怡打通彦轩的手机:“喂,在哪儿呢?你顺带几套回来床上用品回来,这里可是没有的,别忘了我喜欢软一些的枕头。哦,你已经采购了,行吧,等你啊。”电话那头的彦轩已经将需要的用品装在行李箱里,途径蛋糕店,看到那一块块橘红色的糕点摆在橱窗里,他停下车又给秋怡带了桔红糕。店里的姑娘看出彦轩不是当地人,送给他一小盒纸叠的千纸鹤,说祝他和家人平安幸福。彦轩盛情难却,感谢之后收下。

回到家,提着大包小包的物品进了门,两位阿姨赶着搭了一把手。彦轩说,外面车里还有一些小物件,请阿姨帮忙拿进来。年轻一些的阿姨出去拿东西了,彦轩问另一位阿姨:“刚才我那位有没有什么情况?”

“没什么的,她只是问我认不认得宅子的主人,然后就说累了需要休息。我们扶她进去里间的床上又没有被褥,所以她只在椅子上躺着。我刚才给她搭了一件衣服,应该没什么事的,就是累了吧。现在的小姑娘身体都不怎么好,何况又有了身子的人。”年长的阿姨是一个比较热心的人。

“嗯,她今天有些异样,我还有些拿不准,你这样一说我也放心了。对了,阿姨,你们去帮他铺床吧,厨房在哪里我去做饭。”彦轩心里的第一位永远是秋怡。

“好,呵呵,你们小两口可真贴心。”阿姨笑着去帮年轻一点的阿姨拿东西,一起去里间铺床去了。

“他回来了吗?”秋怡看见阿姨们抱着床单被子进来,知道彦轩回来了。

“对的,小伙子回来了,他说他去做饭。等我们铺好被褥,你好好上床休息吧。这小伙子可真勤劳,姑娘你可这是有福了。”年长的那位阿姨笑呵呵的冲秋怡直夸彦轩。

“是的,他很好,我都觉得配不上他呢。”秋怡打心底觉得是自己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得到彦轩无微不至的关爱。

“我给你说姑娘呀,以前我可是最爱给人做媒的,所以我看人是一看一个准的。这小伙子对你的心呀是实打实的,可不敢辜负他呀。”阿姨手里忙着,嘴里也不歇着。

“真的么,他在你们眼里真的那么好吗?”

“真的,姑娘你可不要不信,这小伙子真的好呢,就像我们这土话,是捡到宝了。”

“嗯,那阿姨,我是该珍惜啊,他也的确是对我很好。这点我是深有体会的。”秋怡有一句每一句的和两位阿姨聊起天来,厨房里的彦轩有条不紊的做着他晚餐。小邹打了一通电话来问他们怎么没有在家,他今天过来找秋怡有一些事要处理。彦轩回答他在南浔这边的,小邹气急败坏的嚷道,不够朋友,这样的美差都不叫上他。彦轩笑笑邀请他明天与表哥一起过来。小邹的脸皮可是出了名的厚,当即就答应了。

饭菜的香味飘来,秋怡的肚子又开始翻江倒海了。肚子里的小家伙已经被彦轩喂成了小馋猫,一闻到他做的饭菜味道就一个劲的闹腾。阿姨们已经整理好里间的事,出去帮着彦轩端菜收拾桌子去了,秋怡一个人摸着肚子,安抚肚子里的小家伙,想着彦轩的好,真的有愧于他。

“好宝贝,你们也喜欢彦轩爸爸是吧,那你们健健康康的出来见他啊。”秋怡满脸母性的笑着,看着隆起的小腹,嘴里轻轻哼着她自己也忘记了的儿歌。彦轩进来请秋怡出去吃饭,恰好看见了秋怡那麽温柔的抚着肚子,他知道她在和孩子们沟通呢,秋怡的脸上满满的全是母性的光辉。这是彦轩以前从没有看到过的光辉,他看呆了。真美!

“吃饭......。”年长的阿姨还没见小两口出来,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一个靠在门口看着,一个坐在床上抱着肚子喃喃说话。阿姨很识趣,悄悄地退出去,捂着嘴笑了。心里一定在想,这小两口真是恩爱。

“吃饭吧,秋怡。”彦轩心疼秋怡今天没吃什么东西。

“你做好了?辛苦了。”秋怡满眼感激,挪出身子要下床。

“你不要动,我来。”彦轩叫住她。因为这个老式的雕花大木床床沿很宽,而且比床高出一些,一般的人都要使劲才能抓住床沿起来,秋怡大着肚子,想要起身更是难。彦轩扶着她的手臂,借着自己的手力稍稍提起她,这样秋怡起身就不那麽费力了。秋怡起床来,对彦轩说:“天啦,这样看来再过2个月,我恐怕起床都难了。”彦轩回答她:“不怕,有我呢。”“好吧,宝贝。我们有爸爸帮我们呢。”表面听这是秋怡对孩子说的话,可是明明说明了彦轩就是孩子的爸爸。彦轩这可是苦尽甘来了,看着秋怡喜悦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