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生 (2/3)

“彦轩,我怎么觉得毯子湿了,有什么东西流出来。”秋怡是要生产的前兆,她不知晓彦轩却很清楚。

“湿了?很多吗?我看看。”说着彦轩就要掀起秋怡的裙底看究竟。

“不要,不要,我怕......。”秋怡和彦轩名为夫妻,其实还没有实质性的身体接触,所以她在他面前很害羞。

“不怕。我是医生,你就把我当做医生好了。何况你是我老婆,有什么不能看的。”彦轩不再和秋怡辩驳。生孩子可是大事,要相信科学的,这会还避讳什么。

“那好吧。”秋怡红着脸掀开裙子给彦轩看自己的情况,心里默默地念叨自己和孩子千万不要有事。

“已经有羊水流出来,我们去医院吧。”彦轩判断今晚秋怡会将孩子生出来,也不算提前。

他起身穿好衣服,给秋怡披上披风,戴上帽子。抽屉里取出秋怡的病历本身份证,放进一个大包里。随即敲响了阿姨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