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蛟魄 (1/3)

龙隐书生 北溟烛龙 2616万 2021-05-18

话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自上次王道士的奇异来访之后,转眼间又过了整整5年。林隐龙已长得英俊挺拔,星眉朗目,一米七零的个头,白面无须,身形纤瘦,神采奕奕,可美中不足的是,自上次被王道士除蛇惊吓之后,他就一直很沉默,再不见活波可爱天真烂漫的童年气息,每日循规蹈矩,以祖训为座右铭,每日认真学习,尊敬师长,不骄不躁,不偏不倚,直白点说就是一位大大的良民,老师同学口中的三好学生。

今日是清明节,林隐龙早早的吃过早饭,和父母一起去祖坟山上坟,这林家的祖坟山是一个很大的山头,此山山势雄伟,揽云邀月,大河环绕,叠浪无声,坐背朝南,正前方远视笔架山,大后方是重重叠叠的群山。左青龙右白虎,这祖坟山的左青龙山就是林老爷子一大家人的住宅,也就是那青砖土屋的四合院,而这右青龙山则是为林隐龙接生的赤脚医生林爱国的住宅。

单说这林家祖坟山下土湾福林居,乃是这林氏一族的祖宅,是由三个大大的品字形四合院组合而成的林家祖屋,里面生活中林家的长房一脉,约有百多号人。其他的各路偏房族人则三五成群的坐落在其他山峰丘陵,池边山腰,山脚凸坡,就不细表。

这林隐龙紧跟在父亲林为国,母亲杨翠花身后,左手挽着青花,提着香烛钱纸,右手拿着摇竹鞭炮,背上背着三牲三畜祭品,当然三畜祭品就是三块肉而已,不是整的,唯有鸡鸭鹅是整个熟食。

一路踩着湿漉漉的荒草,林为国一手挥着柴刀,砍着那些挡在道路上方的树枝,说来也怪,这去祭拜祖坟的路,年年都有大量族人经过,也年年砍枝除草,可来年通过此路,照样是杂草丛生,树枝蔓延,缠绕封路。

现今是清明时节,族人三三两两一群,纷纷踏上这条唯一的小路,一起去祭祖扫墓,大家一路闲扯海侃,不知不觉间,已经越走越高;俯身下望,只见刚刚走过的山腰,烟雾缭绕,青云飘飘,山脚的大河好似一条白绫匹练,环绕山脚,看似激流险滩,但却一丝水声都听不到。再看祖坟山之左右青山隐隐,正前远方约莫一千丈开外,一座三尖两刃的笔架山,在阳光下,耀耀发光。山脚一个椭圆形的大水库,好似一个墨盆,水库之中池水青黑,池上青烟徐徐,伴随中和煦微风冉冉上升。

好一副人间仙境,林隐龙不禁感慨,想要作诗一首以畅情怀,可又才疏学浅,竟不能成词,好不遗憾,只待以后熟读诗书,反感舞文弄墨。

一盅茶功夫功夫,大家都到了接近山巅的位置,在一个凸凹隆起的小石坡上,只见一座大坟盘踞在其上,这坟六丈宽四丈。坟身周围都用一米来长的大青石合抱紧箍;坟前耸立着一块三尖两平的大石碑,俗称大牌坊。

只见石碑上青苔湿润,字迹却清晰可见,上面用篆书阴刻雕砸着一列列字体。林隐龙依次从右到左,再从上到下阅读出碑文如下:

“大明嘉靖二十八年,翰林院大学生(罢),礼部尚书(黜),刑部侍郎,官居从二品,显考林公青山仲秋八月十六日午时三刻仙逝归真,葬于此地,福林仙居,恒寿永昌。孝男…,孝女….”

大家依次挂纸上香,礼烛鸣炮,这林隐龙也无甚心思礼拜祈福,只见这石坟好大的气派,可坟后靠近山壁一侧却是长满杂草,不禁好奇心大起,走进一观,只见坟后杂草堆中,有着一个一米见方盜洞,他一声呼喊,这下出了天大的事了,大家都聚拢围观,族人们纷纷检视,才发现这盜洞已经有些年头了,估计十多年前盗墓贼打的盜洞,大家愤愤不平,都各自动手,搬来石头土块,堵塞盜洞,咒骂盗墓贼。

是了之后,都纷纷向下坡走去,各自寻找自己的房分祖上,祭扫先祖。这先祖林青山有三个儿子,先前介绍了长房现居山脚福林居,二房居住在青龙山脚,即是林隐龙这一脉。幺房现居在白虎山,就是赤脚医生林爱国那一脉。

只见林隐龙来到一个气派的硕大土坟面前,这土坟长三丈,宽两丈,坟上青草茂盛,都是些西南方所特有的丝麻草,整个坟墓没见一块石块,坟前矗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石碑之上用小楷帝书雕刻着一行行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