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蛟魄 (2/3)

龙隐书生 北溟烛龙 2616万 2021-05-18

只见林隐龙默念道:“大清乾隆四十二年,甲科进士骊山县令,官从正七品,显考林公逸仙,流火七月十六日申时正一刻弱毙,福德仙居,仙逝恒寿,孝男…..”

上完香烛,礼毕鞭炮,一家人接着往下坡路走,来到一处山弯石壁清潭边,这水潭五丈方圆大小,青石露露,阳光不照,泉水阴冷,潭中不见鱼虾虫鳖,却有一汪纯净的山泉水,潭水深约数丈,一眼就能望到底部的碎石。

站在潭边,只觉寒气逼人,禁不住的打起冷颤来,林隐龙大跨步退后了好几步后,方才站定,只见在潭水右侧,有一座青草茂盛的新坟,这坟是一个合葬墓,坟中主人就是林隐龙的爷爷和奶奶,林老爷子夫妇俩。墓前立一石碑,碑上阴刻着一行行字体,就不细表。

话说论续命延生,仙寿长生,这林少阳林老爷子也算是世外高人,仙术有方。可人之寿命总有天定,虽天命加身也仙命难违,林少阳到底是神通不敌天数,就在两年前的腊月寒冬,力竭血枯,真气逸散,元神离体,一命呜呼。接下来几天之内,林老婆子也一病不起,干干脆脆直截了当的魂归地府,与世长辞。

就在林老婆子归西的当晚,老婆子不允许任何人进她的里屋,紧紧的抓着林隐龙的手,指着两口大木箱子,对他说了几句话:“隐龙,奶奶找你爷爷去了,以后你要多加用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爷爷常说:“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

“这两口木箱是你曾曾祖父林逸仙,他从终南山下砍伐到的千年雷击核桃树所制成的宝贝。里面放有你爷爷最爱看的道藏古籍,还有一个多宝玉蟾,你等我走后,就搬回你的卧室,好好的学习道藏古籍,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玉蟾的妙用了,…..”

林老婆子嘱咐完孙儿后就一命归西了,屋外哭声震天,亲朋好友纷纷到达,大操大办丧事风光过后,在林隐龙二叔与三叔以及小姑妈的强制干涉下,两口木箱被暴力破开,林隐龙无奈的挤出几颗温热的眼泪,这爷爷奶奶刚一过世,家里的伦理纲常就乱成了一团稀粥。

二叔和三叔平日里被老爷子吆喝惯了,今日突然二老全无,已往看似和睦有加的一大家子,平日里各自积累的怨气,如今都统统得到了宣泄,三日一大吵,五日一大闹,整个家庭都被戾气喧熙挤满。

关于林隐龙的小姑妈,她立下的誓言终于得到了实现,父母双亡之后,她就直接插手干预娘家大事,将父母遗留下的古籍,大部分都拿去给了婆家,算是做为几年前陪嫁嫁妆的事后补偿。多宝玉蟾自然而然就落在了三叔手中,余下的一部分古籍,二叔已心怀愤怒的笑纳了。最后,只给林隐龙留下了七本道藏古籍,分别是:道德经,周易易经,黄庭经,黄帝内经,山海经,北斗经,龙虎山金丹大道。

林隐龙的父亲生性懦弱,母亲又平和温良,眼见弟兄姐妹之间,反目成仇喧哗争执,与往日的亲密无间形同陌路,越发觉得难以接受,身为家中长兄首男,长期在外务工赚钱,以至于兄弟疏远,兄妹缘薄;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就携带着林隐龙母子辞别故居,去大城市安家落户,购房置业意图发展。

三年后,林隐龙刚年满十九岁,高三毕业,正值暑假,夏至时分,只因考上了远方的一所一本大学;父母为了鼓励他学习用功,肯定其踏实钻研,就让其伴随亲娘舅一起去云南西双版纳旅游。林隐龙一共有两个亲娘舅,大舅舅杨正罡和小舅舅杨正中,外公杨太白是一位农民,平日里懂一些占卜推算,也会一些阴阳风水,算是一位糅合了佛道仙术的杂家居士。

在两日之后,林隐龙与舅舅杨正罡已到达云南省省会昆明,并坐上了去往西双版纳的豪华卧铺大巴车,一路走走停停,这大巴车适合旅游观光,开了约莫六个小时,到达了楚雄思茅地界;早上7点出发,现在也是下午一点左右,大巴车上横七竖八的躺卧着四十多个人,大家都在看书看报,吃着小吃闲聊,或稍息小睡,唯有林隐龙坐在靠近车窗的位置,看着车子爬着转山公路。他所在的一侧正是靠近悬崖峭壁的那一侧,山崖下面白雾浓厚,山上阳光照耀,车窗对面的连绵青山巍峨雄壮,绿水淼淼,山体折射出秀丽多彩的阳光投影;只看得林隐龙赞不绝口,好一个彩云之南,七彩云霞之乡。就算是一生一世都生活在这里,也是心甘情愿,想到这些便心情大好,闲情逸致散发,忍不住想要作诗一首,可惜始终觉得词不达意,不敢唐突作诗。

正在感慨万千之时,突见对面山谷之中一股赤红的浓稠烟雾,正冉冉上升至雄伟山巅,然后就消失不见,紧接着从那已消失红雾的山巅,突然冲出一直很大的老鹰,不,应该说是大雕,这大雕急速向左着林隐龙所在的豪华大巴俯冲过来,林隐龙只觉潜意识里一阵的心惊胆颤,吓得急忙缩颈,退回车内,关好车窗,再一看车外,哪来什么大雕,纯属眼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