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关系 (1/3)

龙隐书生 北溟烛龙 2652万 2021-05-18

这赵刚回家之后茶不思饭不想的,想起自己的文学艺术底子实在是太差,令他在文馨面前出了丑。就打算从渝东大学转校,到渝北大学语言文学学院就读。于是就与父母商量,他父亲是个建筑工地小老板,俗称土鳖暴发户,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粗人,靠着剥削廉价劳动力,克扣工人工钱,狠抓工时抵押贷款,日子倒也过得很滋润,与土豪阶级只有一步之遥。

“什么,你要转校,看我不揍扁你”,赵乾纲咆哮道,“我不管,我就要转校,北边校区更有文学内涵,有利于提高文学修养内涵和整体素质。”赵刚讲道。“不行,这事我得和你叔叔商量之后,才能做决定,你叔叔是博士后教授,他肯定有独到的见解”。

赵刚二叔早年在国外留学,后来定居在国外做博士后科研站里的教授,二叔对他特别的严苛,所以他很不喜欢这位二叔。二叔是他老爸靠着省吃俭用,供养出来学习的学子,一直是他父亲的骄傲,要不是他老爸只比二叔大了七八岁,他真怀疑二叔才是他老爸的亲生儿子,所以他对这位二叔一直都是羡慕嫉妒恨。

今天在文学社论坛上,突然多了一个注册笔名,”我是赵员外”,大家都觉得这笔名太庸俗太喜感!但也未曾在意。

在一天之内,这赵刚就通过了程序,顺利的转校成功,分配好学院班级宿舍书桌,一有空就会去山上文采山庄里聊天叙旧。

在上次林隐龙住院的那家小诊所后园内,女医生快速的走进一个画有五星阵芒的阵法,进入芥子须弥空间,只见男医生正盘棋而坐,微微闭目养神,采吸吐纳氤氲云气。

“报告主人,昨日寒潭鬼王传来口讯,九转婴灵正在转型的紧要阶段,前些日子抓了七八个凡人,全都用于练功了。四面头陀今天传来口讯,登云山人已经伤愈复出,问我们如何应对!黑石寨主传来口讯,九转阴煞刚刚完成第七转,结界出现了三四个漏洞,他已带着阴煞童子去查看修复了。”

“嗯,很好,让他们继续努力,保持低调保持隐忍,登云山人的事,我自会禀报菩提上人!”

“是的,主人,寒潭鬼王与凡人学生赵刚私通,请问该如何处置?如不严罚,恐怕您的其他属下都会一一效仿。”

“嗯!黑石寨主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寒潭鬼王吗?为何还会眼睁睁的看着那寒潭鬼王与凡人学生私通?这寒潭鬼王又怎么会喜欢一个凡人呐!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将此事告知黑石寨主即可,让他自信处理,去吧。”

“主人,您的伤势恢复的还好吧!”,“已经快好了”,男医生心怀余悸的回忆道:“这个登云山人,果真了得,那****与四面头陀一起在后山突袭他,那知才三招之后,我二人就差点被他就地正法,要不是施展出保命合击之术,菩提上人也及时出现,恐怕我们都难逃其毒手。”

“那菩提上人将登云山人打伤了吗?”

“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菩提上人也受伤颇重”

“什么,你要转校,你确定你要转校?”电话那头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英伟男子,眉目之间隐约透出股股傲气,正对着话筒的另一边,身居海外故土的唯一侄子说道。

“二叔,我是认真的,我要转校”,“你打算什么时候转校,给个确切时间”,“最快两三天”,“赵刚你记住,在你的有生之年里,二叔只能帮你三次,你可要考虑好了!”

“二叔,我也不需要您来帮我,只消帮助我劝说我老爸即可。”赵刚对着话筒讲道,心里面却在腹诽道:“哼,你就是一普通人而已,若真要有那么大的能耐,你还需要我老爸每个月给你往海外寄钱供你读书吗!“

虽然在父亲赵乾纲口中,他二叔就是家庭的骄傲,但在赵刚的心里,他二叔简直就是家里的耻辱,把父亲原本对自己的那份关爱,都转嫁给了他二叔。要不是他老爸只比二叔大了七八岁,他真怀疑二叔就是老爸的亲儿子,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他老爸的亲生儿子!”当然这只是偏激任性的他,单方面的过激想法!“”

岂料自己真能顺利转校,而且是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离校入校,分配学院班级注册文学社账号,配置寝室校服,办理好学籍,储存好档案。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完成这些繁琐的程序与复杂流程,恐怕全市也没几人能够做到。想不到在自己眼中,靠着老爸救济,专吃软饭的那个书呆子二叔,至今一事无成满口大道理,清高孤傲的二叔,居然会如此的神通广大,真是不可思议啊!

一位身型猥琐黑口黑面的老者,带着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儿童,正在登云山山脚下,认真仔细的检查着结界漏洞。这文采校区都早已在菩提上人布下的结界之内,只是不知为何,始终有着三四个漏洞,无论如何施法都无法彻底的将其堵上!

“报告主人,整个文采校区在这一百二十天内,堕胎流产人数共有两千一百五十三次,各种死亡凶杀人数二百一十六人。”在一团烟雾缭绕之中,有一个胖嘟嘟的小屁孩,正对着面前的主人恭敬讲道。

“嗯,这很好,六合,等事成之后,我就为你重塑肉身,这次要不是你舍命护我,我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唉!这登云山人,果真卓尔不凡,先与四面头陀和妙手神医大战,接着又和你我死斗,最后在受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伤势之后,将你我重创。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叫上黑石寨主与寒潭鬼王,合我们六仙之力,我就不信会拿不下这位登云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