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手斩龙 (1/3)

龙隐书生 北溟烛龙 2140万 2021-05-18

天空灰暗欲滴,大地江河蔓延,一群身着蓑衣斗笠,亚麻布布质面料的农村庄稼汉,老老少少约莫竟有数百人之众。正在急急忙忙的踱步夯土,抬石堆土,井然有序的围绕着一个高突的堤坝,加宽加厚以防决口。

天上刚刚下了几场雷暴雨,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水腥味,一位长者模样的老者说道:“大家都加紧施工,这六月天的雨是说下就下,就算是杜大人肯体谅我们,这老天爷也不会等我们,慢慢的铸剑筑堤。大家都动作快点!”

“村长,你说这洪水真要泛滥了,今年的庄稼收成会打折扣,也就没有多少银子的收入,俺家娘子就不敢生娃,都是这袁道长害得,斩龙杀蛟但求********,他却是好,留下这么一个祸害,每年都反复的折腾我们渭水河畔的村民!俺最不喜这牛鼻子老道与他的徒子徒孙了!”

“唉!我说小山,你这话也忒多,要是让杜大人听到,肯定得挨板子,还是好好的夯土筑墙吧!”这年老的村长及时劝说着这位年轻的黑汉子道。

就在大家紧锣密鼓地布防筑提的同时,在堤坝上游对面一座小山之上,一位高官大贾模样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正气的坐在一顶四轮八跨十六抬大轿上。国字脸上面容严肃,正襟危坐,三股长须乌黑发亮,身穿大唐文官一品朝服,头戴垂肩弯翘对角乌纱帽。轿前跪有几名乡宦富贾,一名身着道士服装,头戴白色逍遥巾的中年男道士,正在吩咐着这群乡宦财主。

“回禀王道长,这河湾镇九村十八寨,共计三千六百八十六名村民,已有大半人数都听从调遣,去驻地布防,夯土磊石。只是不知这天降神兵,到底在哪里?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怎的就没个人影呐?”

“王道长,你说的天降神兵,真的会出现吗?要是到时候不出现,本官岂不是要失信于民!”国字脸高管为消除民惑,也出言谨慎的问道。

“宰相大人莫急,小道虽道行浅薄,但这天降神兵之卦象,却是家师他老人家亲自所卜,又岂能错过。时候未到,天机不可泄露,还望宰相大人您海涵,也望各位父老乡亲们见谅。”

这王道士的一番言语,就已安抚好了现场所有人等。他弹压了众人,又故弄玄虚,还提醒了宰相杜大人,自己家师可是国师的明确事实。

杜大人见他说的玄乎其玄,又想到他师父可是当朝三大国师之一的李淳风。虽然看这样子,这场驱龙捉蛟之行,已是越看越不对劲,但却又不敢说破,也就默默不语了。

这天,林隐龙与陆凝珠,正在听登云山人讲解五封四剑的精要重点,只听登云山人说道:“今日我要教给你的是四剑之一的水剑。水养万物,也容万物,升而为云,降而为雨,动而为气,净而为雪,凝而为霜,散而为雾,冷而为冰,热而为露,压而为沼,纵而为水,滴水穿石,百川汇海。凡事都有两极之分,水润万物,水也藏污纳垢,所谓水剑,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面对任意对象,都能用大法力汇集凝聚出至纯至真的真水之剑,以便御敌致胜。........”

“嗯嗯,师父教导的是,龙哥你要熟记啊,只是师父说这无形之水,已不是五行之水,而是四相之水,练到炉火纯青之后,就会转化为三才之水,最后成为两仪之水,隐龙,你要好好的领悟领悟,再勤加练习。”陆凝珠循循善诱的劝说道。

“珠珠你放心,我会尽量努力的,师父您也请放心,我定不会在同道仙真面前,丢您老的脸面。”,隐龙自信满满地说道。

登云山人听后一言不发,只是随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只见光圈成型之后,一副高清动态圆光画面呈现了出来,画面中高山湖泊边,天空阴雨纷纷,一群山民正在紧锣密鼓地布防筑提,对面上游的一座小山上,高管道士乡宦财主正在密切交谈。

“隐龙,你二人此生该有此劫,快上路吧!”

“啊...........,”登云山人话音刚落,林隐龙与陆凝珠二人就已被光幕吸入其中,进入了未知不测的异域时空。

一位勾腰驼背的拄拐老者在筑提人群之中进进出出,没人见过他,也没人在乎他,只听他喋喋不休地对大伙说道:“别干傻事了,这堤坝是筑不好的,大家都散了吧!别听那个傻道士和贪官污吏的谎话了,乡亲们,都散了吧!”